琉璃光雜誌2019年08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19年5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長命百歲的「祕方」-活到106歲的祕方雷久南
《自然生活》
大賀流有機農法所創出的奇蹟-與大自然互利共存 琉璃光編輯部
《心靈湧泉》
超時空康復之道-與大海融合為一  妙殊
接上宇宙康復的源頭邱麗惠 
《華德福教育》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二講(上)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心得分享》
蝴蝶按摩   曾紫玉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二十七)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三)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
也許你想知道(二十七)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
也許你想知道(二十七)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
取材自《過去現在因果經》


前期提要:身為太子的佛陀離宮出走,希望修行而永遠脫離生老病死的苦惱,到了山林中,令馬夫車匿帶馬回去皇宮。在山林中遇到了修苦行欲升天的修行人,但太子認為與自己想要的究竟離苦並不相應,於是離去。另一方面,車夫車匿回到皇宮受到責難,於是將太子離皇宮過程講述給太子妃聽。

 

車匿連忙跪倒在地,說道:「請不要責怪我和揵陟,因為這是天人的力量,不是人力造成的。為何這樣說呢?昨天夜裡,王妃您與宮女們都沉睡不醒。太子當時命令我整備鞍馬,說要出城,我知大王命令過不可,於是故意大聲哭泣勸諫太子,想要驚醒大家,誰知大家都毫無反應。靈馬揵陟也不安而高聲嘶鳴,還是沒人醒來。我們的城門應該每次開門的聲音都能遠遠傳達四十里之外,昨夜那門卻自然開啟,居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這難道不是天人所為嗎?出了城門之後,更是見到了天神將我和揵陟舉至空中,還有無數的天人隨從。哪裡是我能阻止的呢?當時天剛亮,我們就飛了一百二十里到達跋伽仙人所在的森林了。在那裡,又發生了種種奇特的事情。請詳細聽我說。太子到了那裡下馬之後,就命令我牽著揵陟回王宮。我當時是下定決心要跟隨太子,不回皇宮,太子百般勸說我離開,我也不聽。太子就令我取他寶劍,然後說道:『過去諸佛為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捨棄一切寶貴裝飾,剃除鬍鬚頭髮,我如今也應當依照過去諸佛慣例。』說完之後就取下頭上寶冠與明珠,囑咐我交還大王。又取下配戴的瓔珞,囑托我交給姨母王妃,其餘的飾物則交給太子妃。我當時雖聽了太子的吩咐,仍然不肯走。誰知太子竟然用寶劍割下自己的頭髮往空中一拋,那頭髮居然在空中被天人接去。太子往前走,又有獵人身著袈裟,太子就用自己身上七寶嚴飾的衣服跟那獵人交換。太子剛穿上袈裟,就有大光明照耀虛空。我見到太子的外貌轉眼之間大變,知道太子出家之意再也不可能逆轉。我眼睜睜看著太子朝著跋伽仙人的方向走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太子的背影,我才和揵陟離去。這一切奇特之事都是天神在暗中施力,我們做人真是無能為力。請求王妃和太子妃不要責難我和揵陟。」

王妃及耶輸陀羅聽完車匿的陳述,心裡也有點明白這是天意,於是只在沉默中傷心。

淨飯王正著急找不到太子,聽說車匿回來,連忙派人把車匿喚去,責備車匿,你如何令我們釋迦族如此苦惱,我下令嚴密守護太子,不可讓他有機會離城出家,你卻偷偷帶他出去。車匿聽到國王這樣責怪,在顫抖中急忙回報『太子出城真的不是我的過錯。』於是又一五一十把當時的情況告知國王,再拿出太子囑托轉交的寶冠與明珠給國王。

國王睹物思人,更加傷心,說道:『人非草木,怎能無情,父子恩愛之情,如何竟如此捨棄?』

車匿於是再報告:『大王。太子還命令我轉告您-父王如果說我本答應要有了孩子才可以出家,如今為何還沒有孩子又不告別就離去。你就幫我稟告父王,我並未違背父王約定,太子妃已經懷有身孕,可以請父王去問耶輸陀羅。』

淨飯王連忙派人去問太子妃耶輸陀羅。『太子說您已經有身孕,請問是否真的如此?』

耶輸陀羅告訴信使:『當時父王來到太子宮中與太子約定,太子用手一指我的腹部,我當時就感覺到有孕在身了。』

淨飯王聽罷信使的陳述,覺得很神奇,心裡的憂愁煩惱也暫時休歇,暗自思維:『我之所以當時許可太子有孩子時就允許他出家。是認為七日之內不可能懷上孩子的。到時候轉輪聖王的七寶一旦出現於世,太子也就不可能出家去了。沒想到七日未滿,太子妃竟然懷孕在身。看來我的智慧真是不夠,以前所做種種想留住太子的行為,都是徒勞無功。又輕易的立下此約定,更令自己悔恨。太子的神能,也是沒想到的。今日的事,想來也是諸天神力所為,我不應該再責備車匿了。』

淨飯王又想道:『太子出家,想來是不可逆轉了。就算是我再想盡辦法,想必也將是徒勞無功,留不住他。雖然他拋棄王位出家學道,不過他已經留下子息,不至於斷了釋迦族的繼承。我應當先囑咐耶輸陀羅好好照顧所懷的孩子才是。』

淨飯王愛子心切,又告知車匿:『我也不知道太子如今人在何方,如今他既然捨我出家修道,我也不想獨自一人。我也要追隨他,與他在一起。』

國師與朝中主臣聽說國王有出城尋找太子之意,立刻一起來勸諫國王:『大王不應該有這樣的憂愁與煩惱。為什麼呢?從太子的相貌就可以看出,他在過去世中就長久修習出家之業了。就算是讓他去當天帝,他也不樂意,更何況是世間的轉輪王位呢?大王。您還記得太子剛剛出生時就行走七步,舉手說道:『我在人間的來回已經走到盡頭,是最後一次了。』當時連色界的大梵天王和欲界天帝釋提桓因,都來到他的身邊。如此奇特稀有的現象都發生在太子身上,太子怎麼會是留戀世間欲樂的人呢?』

國師又繼續說道:『在太子剛出世時,阿私陀仙人也曾預言太子十九歲出家學道,必定能成就一切根本的智慧。今天既然時間到了,大王又何必憂愁苦惱?以往大王您想盡各種辦法守護不讓太子出家,現在是天神來幫忙引領太子出城,這些都不是人力所能抵擋的。所以,還請大王為太子出家心生歡喜,無須憂愁煩惱。更不需要自己出城找尋。如果大王想念太子,那就讓我們去找尋太子所在之處就是了。』

淨飯王聽罷國師如是說,心裡也想:『我雖知道太子恐怕是不可能再回王宮了,但實在是不忍心就這樣捨棄了父子之情。就算我不追,也讓國師與大臣去找。』

於是答應道:『好吧,你們去找,王宮內外都在苦惱,希望你們早點找到他回來。』

於是國師和大臣拜別國王,找尋太子去了。

淨飯王送走了國師與大臣,就派人把車匿帶回來的太子配戴的瓔珞交給王妃。王妃睹物思人,悲傷中說道:『四天下的所有人民,真是福薄,失去這樣一位如此明智的轉輪聖王。』

又派人將其他飾物交給太子妃耶輸陀羅,耶輸陀羅看到太子的飾物,暈眩倒地。宮人回報國王,國王於是派人囑咐太子妃好好將照顧身體,勿使胎兒不安穩。

另一方面,國師和大臣率領從屬找到了跋伽仙人的苦行林。國師和大臣便往跋伽仙人住處,見面後互相問候說道:『我是淨飯王的國師。今日之所以來到此地,是想向你們打聽我們的太子的下落。我們的太子厭惡生老病死所帶來的種種痛苦而出家學道,曾經路過此林。不知大仙可曾見過?』

跋伽仙人回答:『我近日見到一人,顏容端正,相好具足,卻不知道那是太子出家修道。他在我這裡住過一晚,認為我們的修法並不究竟,第二天從此往北去阿羅邏迦蘭仙人那裡了。』

國師聽說如此,一行人趕緊往北去找尋阿羅邏迦蘭仙人。沒想到,走到半路,遠遠望見太子端坐在一顆大樹底下沉思,發出的光明好像比太陽月亮還亮。國師趕緊下馬,獨自一人,脫下身上的官服,來到太子面前,向太子問訊後說道:『稟告太子,大王派我們前來找尋太子,有話要我們帶給您。』

太子說道:『我父王派你們前來找我,想要交代什麼?』

王師說道:『大王久知太子出家之意萬難挽回,然而父子情深,現常在憂愁煩惱的大火之下受苦,需要太子回歸,來滅掉這大火。太子,在塵世之中雖有俗務,並不需要捨棄修行。靜心的地方,也不一定要在深山遠林。您的姨母和太子妃都被煩惱苦海重重包圍,還需要太子回歸,拯救她們。』

太子聽到國師如此說,以沉重的聲音回答道:『我豈不知父王對我情深意重?但我畏懼生老病死所帶來的痛苦。所以來到此處修行,就是為了尋求徹底斷絕痛苦之道。如果恩愛終無分離,又沒有生老病死帶來痛苦的折磨,我何苦要來這遠地修行?我之所以違背父王意願,遠來此地,就是為了將來更好地相聚。我父王現在雖然憂愁大火,但我相信我與父王只剩今生有這種苦,將來自當永絕後患。如果隨你所說,在宮中修道,好比是以金銀珠寶等七寶為材料建造的絕好宮殿,裡面燃起大火,有誰能待在裡面?又好比知道飯食中參雜了毒物,飢餓的人也不會去吃。如今我既然拋棄一切出家修道,怎麼可能再度返回宮中修道呢?世間之人雖處在生死苦海的重重包圍之中,尚且為微小的快樂不願意短暫的捨棄一下。更何況我在此安靜寂然之處,沒有一般的憂患苦惱,怎麼會捨棄這種寂靜而重返苦惱之處呢?古往今來一切國王出家學道都沒有半途而廢的,我父王若要我再回去,便是違背了先王所示範的法則。』

國師說道:『誠如太子所言。然而古往今來一切仙聖說法不一,有人說未來世一定有果報,也有人說一定沒有果報。那些仙聖都不知道未來究竟如何。太子為什麼要捨棄現在的快樂而去追求那些未來的不確定果報呢?未來的生死果報,既然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您又何必要追求未來解脫生死的果報呢?還願太子跟隨我們一起回宮吧。』

太子答道:『那兩位仙人講未來的果報,一說有,一說無,都是疑心所致,不是真相。我不會被他們的言論所左右。你也不應當以這些錯誤的言論來跟我討論。為什麼呢?我來到此處,不是為了追求世間果報。乃是因為我親眼所見的生老病死所帶來的種種苦患,這些苦都是我即將經歷的過程,我就是為了求解脫這些苦患才來到這裡的。我要讓你們不久就見到我修道的成就。在我的志願未成就之日,要我回去是不可能的。請你們回去依我所說轉告父王。』

太子說完,就站起身來,辭別眾人,往北而行,找阿羅邏迦蘭仙人去了。

此時,國師和大臣眼見太子漸行漸遠,十分懊惱,一者思念太子,二者受國王囑托找太子回宮,還是如同車匿一般的無法改變太子心意。於是在路邊徘徊,不敢回宮。互相商議,既然被國王派來,徒勞無功,不如安排隨從中五位聰明智慧、心意柔軟、個性忠直的釋迦族子弟,暗中跟隨觀察太子,再看如何走下一步。

於是找來憍陳如等五人,問他們是否都能留下觀察。憍陳如這五人都願聽命,於是追隨太子的方向而去,國師等人也就回歸王城。

太子一路往北去尋找阿羅邏迦蘭仙人,渡過恆河,路經王舍城,城中的人民見到的太子相貌端莊殊勝,非常敬愛,大家互相告知來瞻仰太子。喧鬧聲中驚動了王舍城的國王頻婆娑羅王。國王問大臣是怎麼一回事,大臣調查後回報告國王:『是淨飯王的太子名叫悉達多。當年他出世之時就被相師預言在家當作轉輪聖王,管理四大天下,出家則成就究竟根本的智慧。悉達多太子如今出家,經過我們的都城,國中人民見他相好莊嚴,爭先恐後瞻仰儀容,所以滿城喧鬧。』

頻婆娑羅王聽說如此,心中大喜,連忙派人再去打探太子如今身在何處。大臣打探清楚,連忙回稟國王:『報告大王,悉達多太子此時此刻正在般茶婆山中一塊大石頭上靜坐。』

頻婆娑羅王於是安排車駕率領左右大臣來到般茶婆山,遠遠望見太子端坐在一塊大石頭,確實相好,發出的光明,似乎超越日月光明。連忙下得車駕,令侍衛退下,脫下國王服飾,一人來到太子座前,問訊太子:『太子。您身體還好吧?我能夠見到您甚是歡喜。但也有一項傷心之處,太子本是太陽家族的傳人,應繼承轉輪聖王。如今具足轉輪王相,為何要棄捨這王位而來到這深山遠林受苦?我就是見到這一點而傷心。太子如果是因為您的父王還健在,所以不欲登轉輪聖王之位,那麼我就把我的國土分一半給您治理。如果還嫌少,我就把我整個國家都給您,我作為您的臣子侍奉太子。如果不想治理我國,那我就把我的軍隊交給您指揮,建立您自己的霸業。無論您想如何,我都不會違背您的意願。』

太子聽完頻婆娑羅王發自內心的陳述,被他的誠意所感動,既回答:『大王的種族本是明月家族,而明月家族的族人秉性高尚,不做低下的事。所作所為,無不清淨高潔。大王今日如此說,也就不足為奇。然而我觀察大王之言,出自真心,誠懇之情,勝過常人。大王,既然您已經對於身體、性命和財富都能看破,知道它們並不堅固,所以願意真心捨棄身命財,立下堅固不會毀壞的道心,那就不應該再勸說他人追求身命財這些虛妄不實的東西。我如今既然捨棄轉輪聖王之位,又怎麼可能來取用你的王國?大王以善心把您的國家要交給我來治理,我都不取,又怎麼可能再用兵去攻打奪取他人的國土呢?我之所以辭別父母親人,剃除鬚髮,捨棄王位,就是為了斷除生老病死所帶來的種種苦難,不是為了追求那些虛妄不堅實的五欲之樂。世間中一切娛樂就是熊熊大火,它吞噬了一切眾生無法自拔,你為什麼要勸我貪著這些呢?我今日至此,是聽說有兩位仙人是求解脫生死苦海的最上導師,因為求法而路過此地,也不會在此久留。我剛才拒絕了大王善心賜國之言,請勿怨恨。也請大王以正確的方法治理國家,讓國民都能夠走在正道之上。』太子說完,就向國王告辭。

頻婆娑羅王聽太子說要離去,深感惆悵,對著太子合掌流淚說道:『我初見到太子就心生歡喜,如今太子要離去,令我悲傷苦惱。然而您是為了追求生死苦海的徹底解脫,我不敢相留。祝您早日修成正果,成道時願先來度化我。』太子於是辭別而去。

頻婆娑羅王站在路邊,恭送太子,直到太子的身影消失,才返回王宮。

在太子即將到達阿羅邏仙人的住處時,就有天神告知仙人說:『悉達多太子棄捨國土,辭別父母,為求無上正道真道,希望拔濟一切眾生的根本大苦,現在已經快要到這裡了。 』

(下期預告 阿羅邏仙人為太子講述他們的修行方法)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