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19年08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19年5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長命百歲的「祕方」-活到106歲的祕方雷久南
《自然生活》
大賀流有機農法所創出的奇蹟-與大自然互利共存 琉璃光編輯部
《心靈湧泉》
超時空康復之道-與大海融合為一  妙殊
接上宇宙康復的源頭邱麗惠 
《華德福教育》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二講(上)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心得分享》
蝴蝶按摩   曾紫玉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二十七)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三)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

第十二講(1919.9.3上)

史丹勒博士 主講

潘定凱譯

12.1人體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

當我們考慮到肉體時,我們必須考慮它,還有那圍繞著它、維持著它的物質感官界(就是我們可以用感官感知的外在世界)之間的關係,因為肉體和物質感官界之間有著不斷的相互作用。當我們向外看著我們周圍的物質感官界時,我們感知到礦物的生命存有,植物的生命存有,與動物的生命存有。我們的肉體與礦物、植物和動物的生命存有都有關係。但這種關係的特異本質在表面的觀察之下並不能立即明顯看出來。如果我們要了解這種關係,我們就必須更深入的去了解自然界特性。

當我們將人類視為肉體時,我們首先感知的是它堅實的骨架和肌肉。當我們進一步深入了解他時,我們會感知到血液的循環與屬於血流的器官群。我們感知到呼吸,我們感知到營養吸收的過程。我們看到,器官是如何的-以自然科學的說法-從形狀多變的血管脈絡中建立起來的。我們感知到腦和神經,所有感官。然後就要看看這些人類的各個器官及其功能與外在世界如何協調運作。

讓我們先從看來是人類最完美的一部分(我們已經看到真相的確是如此)說起,讓我們從與感官密切相關的大腦和神經系統開始說。人類組織的這一部分顯示了它背後最長遠的在地球上的進化,因此超越了動物界發展的外形。人類已經走過動物界,因此,他的頭部系統,已經超越了動物系統,進入真正的人類系統-這就是對頭部成形最清楚地說法。

我們昨天有談到頭部如何影響了個人的成長發展,人體形狀外形如何被頭部發出的力量影響。我們也看到頭部的工作如何在換牙約七歲時像是達到一個結束點。我們應該弄清楚,通過人類頭部、胸部器官和肢體器官之間的相互作用,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要回答這個問題:頭部在胸部軀幹系統和肢體系統上究竟做了什麼事?它是不斷的造形、塑造。我們的生命真的就是在這力量籠罩之下,在生命的頭七年,強大的成形力從頭部流向進入肉體外形。之後,頭部還藉著靈魂化、靈性化肉體,來幫助肉體維持外形。

頭部參與了塑造人類外形。但頭腦是否真的完全建造了我們人類的外形?不,當然沒有。但你必須學會要接受「你的頭部,它不斷的在秘密的嘗試著要令你與真正的你不同」的這個觀點。有時,頭部會想要塑造令你看起來像一隻狼。在其他時候,它想塑造令你看起來像一隻羔羊。然後,又有時令你看起來像蛇。它真會想要讓你變成一條蛇,一條龍。

所有你的頭部真正想要設計你成為的形狀,你會發現它們就是分散在自然界之中不同的動物外形。如果你看著動物界,你可以對自己說:「那就是我」。但是當頭部造出狼形時,我的軀幹系統和我的肢體系統則不斷地在幫我將這種狼形變成人形。它們一直在自己內部克服動物元素。它們已經完全掌控了防止這些動物浮現成形,它們會變形轉化動物為人形。因此,人類通過頭部系統與他周圍的動物界有關係。但是,在他身體的創造力之中,他也不斷地超越動物界。那麼,真的留在你身上的是什麼呢?你可以看著一個人。想像你面前有一個人:你可以做這項有趣的觀察。你可以說:這兒有個人。有個頭,在頭內實際上有個狼在攪和,但是它沒辦法變成一隻狼,它立即被軀幹和四肢溶解了。在頭內實際也有一隻羔羊在攪和,也被軀幹和四肢溶解了。

動物外形在人類中是不斷的在超感官層次活動,也立刻被化解。如果有一個超感官的攝影師可以記錄保留這個過程在一系列照片上的話會如何呢?我們會在這些照片上看到什麼呢?我們應該會看到人的想法。這些人類的想法確實是超感官的,不會在感官世界中表現出來的。這種持續從頭部中流出來的動物變形不會在感官界表現出來,而是以超感官的方式在人的思維過程中出現。在現實上,這是一個超感官過程。你的頭不是只待在你肩膀上的懶骨頭,而是真正想要維持你的「動物性」的幕後人物。它給你整個動物界的外形,它想要動物界不斷升起。但是,藉著你的軀幹和四肢,你防止了整個動物界在你生命中升起:你將這個動物界轉化成你的想法。這就是我們與動物界的關係。我們允許這個動物界在我們內部以超感官方式升起,但我們不允許它來到感官現實界,而是把它拉回到超感官界。軀幹和四肢不允許這些進化中的動物外形進入它們的領域。如果頭部有強烈地傾向要產生出這種動物本質的東西,其他的組織就會奮力抗拒這情形,然後頭部就必須訴諸於偏頭痛或者類似的頭部病痛,以便消滅這些抗拒。

軀幹系統也與我們的環境有關-但不是動物界,而是與整個植物界的範圍有關。人的軀幹胸部系統與植物界之間有一種神秘的關聯性。血液循環、呼吸和營養中最重要的過程,都發生在胸部或軀幹系統中。所有這些過程都與外在物質感官界的植物有一種活躍的交換活動,不過是用一種非常特殊的方式。

讓我們先來看呼吸。人呼吸是在做什麼?你知道他吸入氧氣,經過這個生命過程,他將氧氣與碳連接,將氧氣變成二氧化碳。碳在轉化過的食物的組織中。這個碳取入氧氣,經過氧氣與碳的結合產生二氧化碳氣體。現在,當人類之內有二氧化碳時,將會有個很好的機會,令他不釋放二氧化碳,而是保留在內。如果他能再次從氧氣中釋放出碳,會發生什麼事?讓我們假設一個人經過他的生命過程吸入氧氣,並令它經過與碳結合形成二氧化碳。如果現在他能夠再次分離氧氣,並拿碳來做些事,那麼此人之內會產生什麼呢?就是「植物界」。整個植物界將在人中生出。它真的可以在其內生長。

如果你想想一棵植物,它是做什麼的?當然,它不像人一樣常規地吸入氧氣,而是吸收二氧化碳。白天,植物吸收二氧化碳,釋放氧氣。如果它沒有這樣做就很糟糕,因為,我們和動物都得不到氧氣了。但植物保留了碳,用之形成澱粉和糖以及其它一切。藉此,它建立了它的整個生物體。植物界的出現源於吸收碳,碳是植物在吸收過程中將二氧化碳分離而得。當你看著植物界,它是將碳變形,它藉分化過程分離碳,這個過程對應於人類的呼吸過程。植物在某種程度也在呼吸,但與人的呼吸過程不同。植物確實呼吸,特別是在晚上,但是說植物真的可以呼吸,只是表面的觀察,就像說:「這是一把剃刀,我可用它切肉。」植物的呼吸過程與人和動物的呼吸過程不同,就像剃刀與菜刀不同。人類的呼吸過程與植物吸收分化過程相反。

從此處你就了解,如果你繼續了二氧化碳發生的過程,也就是說,如果你可以再除去氧氣,將二氧化碳轉化為碳,就像世上大自然所做的一樣,那麼你就可以讓整個植物界在體內生長。你體內有這些原料,你可以讓它發生,那麼你就會像植物界一樣突然百花綻放。你會消失,整個植物界取而代之。這種產生植物界的能力確實是人類天賦的能力,但他不允許身體走到這一步。他的胸部系統有很強的傾向,要不斷產生植物界。但頭部和四肢不允許這種情況發生,他們捍衛反抗。所以人類就排出二氧化碳,不允許植物界在自己身上出現。他只允許植物界從外界的二氧化碳中產生。

這是軀幹胸部系統與我們周圍感官物質世界之間的顯著相互作用。在外面有植物界,人類不斷地在防止植物產生的過程從身體內部生起,所以一旦出現,他必須立即將其排出去,以免他成為一棵植物。因此,就胸部軀幹系統而言,人類能夠創造「反植物界」。如果你把植物界看作是正面,那麼人類就是在產生負面的植物界。人類本來就是生產出「反轉的植物界」。

當植物界在他身上不聽話時,會發生什麼事,頭部和四肢沒有力量立刻消滅它,把它排出?那人就會生病。來自軀幹系統的內部疾病終究都是這個原因造成的,就是人太弱無法在植物類的生長在體內一出現時就壓住它。體內即使是一點點植物類生長的遺跡出現,而我們不能確定在我們之內努力要生出的植物界必須被排出,形成我們外面的植物界-就在那一刻,我們會生病。因此,疾病的本質必須在這種人類之內植物生長的傾向來尋求。以自然而言,當然,人體內並不是真正的植物在生長,因為畢竟人類的內部對一棵植物如百合而言並不是什麼好地方。但是,軀幹中其他系統的減弱,就可能會造成植物界成長的趨勢,然後人就會生病。

因此,如果我們看看人類環境的整個植物界,我們必須對自己說:在某種意義上,植物界呈現了所有疾病的相貌。人類與周圍自然界的關係是個美妙的秘密。植物界不但代表了人類發展到青春期的情形。還有,在他周圍的植物中,特別是會長水果的植物,他可以看到他疾病的形象。這種說法也許是我們不喜歡聽的,因為我們會很自然的愛植物界的美。而當美麗的植物在外界展現的時候,這種審美態度顯然很合理。但是,當植物尋求在人類之內展現的時刻,植物在體內紮根那一刻,外在多彩美麗的植物界在人類體內卻是疾病的成因。當人類能夠展示每一種疾病如何與植物界中的某種形式有所對應時,醫學才會成為一種科學。實際上,當人們呼出出碳酸氣體時,他是為了自己的存在而不斷地呼出想要在他身上生起的整個植物界。因此,你不必覺得奇怪,當植物開始延伸-超出其普通植物本質而產生毒物時,這些毒物與人類健康和疾病的過程緊密關聯,而同時這一切又與正常的營養過程緊密關聯。                                                                  (未完下期續)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