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20年08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20年05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吉祥和諧從看待大自然開始雷久南
《養生智庫》
大樂之光的故事邱麗惠
《自然生活》
堆肥小冊(二)   周妙妃
夏天的菜園  周妙妃
《書籍介紹》
靈魂的歷程與歸宿(二)  俞靜靜
《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四講 史丹勒博士 主講、潘定凱 譯
《心靈湧泉》
釋放恐懼 得到內心的自由 邱麗惠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三十一)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七)-人類與宇宙的關係(7)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七)-人類與宇宙的關係(七)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七)-人類與宇宙的關係(七)
我們研究了地球狀況、世界狀況、動物和人之間在某些方面的連繫。在接下來的幾天中,我們將繼續進行這些研究。不過,在講到更廣泛領域之前,今天我希望先講一些過渡性的內容。首先,我想請大家將注意放在我在奧秘學綱要中已描述的地球在宇宙中的演化—從地球的原古土星形變開始。我們要知道這個土星的狀況已經包含了屬於我們這行星系統的一切。我們這行星系統的各個行星期,從土星期到月球期,在當時,都仍然處在古老的土星之內—而土星,你知道,土星僅由溫暖的乙太質所組成,是未分化的全世界一體。土星,甚至還沒有提升到有空氣的密度,而只是溫熱的乙太質,都包含在未分化的乙太狀況下,所有後來呈獨立外形的東西,在不同行星期變成了獨立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

然後,從整體進化上來看,我們就分出了地球進化的第二個形變期,我稱之為地球的太陽期。在此處,我們是在逐漸成形—從土星的火球體進入太陽期的空氣球體,充滿光,放射光,閃閃發亮的空氣球體,太陽。

然後,我們有了第三期形變,在其中,古代的所有過程都要重複再走一次,一方面屬於太陽本質中的全部都成形,當時這還包含了地球和月亮(的混合體)。另一方面,也包括一切已經跑到外部成形的,土星的出走分離部分就屬於這部分。所有這些在《奧秘學綱要》中都有講到。

但是,與此同時,在月亮形變的這段時期,我們遇到了一件事實,太陽與現在的地球和月亮的混合體分離了。我經常描述著我們今日所知的自然界當時是如何的不存在的,地球是如何的沒有包裹著礦物質,而是,如果我可以這樣形容,包裹著角質,所以是固體成分釋放出來,形成了類似岩石的角質物質,從現在具有如水的濃稠度的月球本體中生出。然後就出現了第四次形變的狀況,這就是今日的地球狀況。

現在,當我們按順序描述這四個形變時,我們首先有土星狀況,它仍然包含著溶解在後來包含在我們的行星系統中的一切,然後我們有太陽形變,月亮形變和地球形變。這四種形變展現是各成一對。

只要考慮一下土星在進化到太陽時代的情況如何,當時連物質也只是進化到氣態而已!進化始於火球體。火球體形變,濃化成了空氣球體,不過充滿著光,閃爍著光。這是進化的第一部。

然後,我們進入月球首先扮演自己角色的那部分進化。因為就是月亮所扮演的角色,令它能夠塑造那些角質岩形。在地球形變期間,月亮分離出來,成為附屬行星,為地球留下了地球內在力量。例如,重力,是物質連繫的基本力量,實際上是從月球上遺留下來的力量。如果不是舊月球上所含的殘留物留了下來,地球將永遠都不會發展出重力,月亮離開了。今日的月亮是宇宙空間中的那個殖民地,我幾天前才對你們講過它的靈性方面的情形。它的物質實質性與地球完全不同,不過它在地球上留下了,大致上而言,也許可以稱為地球磁力。地球的力量,也就是地球的重力,被描述為重量作用的活動力,就是從月球上留下來的。因此,我們可以說:一方面,當(土星和太陽的狀況)兩個狀況合在一起時,我們具有本質上溫暖的,光放射的形變。另一方面,(月亮和地球狀況一起考慮)我們有月亮維持的水狀形變,這種水狀的情形在月球形變過程中演化了,然後在地球形變過程中保持不變—就是固體元素被重力呼喚出來。

這兩個配對的形變彼此之間有明顯的不同,我們必須清楚這樣的事實,就是較早的情況下出現的一切都會在後期繼承下去。構成土星的古火球體的成分,在隨後的所有形變中都以溫暖的物質的形態留存下來。今日,當我們在地球上的各個地方四處走動時,到處都會接觸到暖意,這種無處不在的溫暖,就是古土星狀況的遺存。每當我們發現空氣或氣態物體,我們都是遇到了古太陽進化的遺跡。當我們令自己充滿對這個進化時代的感覺和了解時,我們看著陽光照射的大氣,我們可以真心地對自己說:在這陽光照射的大氣中,我們有古太陽進化期的遺留物。因為如果沒有發生這古太陽的進化期,那麼我們現在外在的空氣與太陽光線之間的關係就不會存在。因為有那太陽曾經與地球結合一體的事實,太陽光在仍然處於氣態的地球之內照耀著—因此地球曾經是一個放射著光的空氣球體—因為如此才有了後來形變的出現,就是現在的地球形變,地球被大氣的空氣包圍,太陽光線從外面落入其中。但是這些太陽光線與地球大氣層有著深層的內在連繫。不過,它們的行為並不像現今的物理學家有些粗糙地陳述的那樣,好像是從遠方小點投射穿透到氣體環境。而是這太陽光線與空氣有著深層的內在連繫。這種關係實際上是它們在太陽形變期間曾經結合的後效應。因此,一切都是相互關聯的,是因為早先的狀況以多種方式一而再,再而三地作用於後期狀況的事實所造成。但是總體而言,在地球進化的過程中(正如你在《奧秘學綱要》中所見的那樣,也是如我在此為你簡述的那樣),地球上和地球周邊的一切,以及地球內部一切,都曾經一起進化。

現在我們可以說:當我們省思目前的地球時,我們想到它內部有著產生固體元素的力量,就是內在的月球,實際上是留存在地磁中的。這內在的月亮,其作用就是固體元素的成因,是產生有重量的一切的原因。正是重力產生了流體中的固體元素。接下來就進入了真正的地球界,乃是以多種方式出現的水元素—例如,地下水,但是也以上升的霧形方式存在著,還有下降的雲雨等形式。此外,我們還有在地球周圍的空氣本質。此外,所有這一切都瀰漫著火元素,古土星的遺跡。因此,我們還必須將今日的地球在上方的一切歸因於太陽土星或土星太陽的配對。我們隨時可對自己說:在溫暖的空氣中,被光照射的一切,都是土星太陽。我們抬頭看,實際上發現我們的空氣中充滿著土星期的活動,太陽期的活動,並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演化為地球的實際大氣層,然而,這僅僅是太陽形變期的後效應。從廣義上講,我們向上看就會發現是這樣。

當我們眼光向下看時,就多是來自最後兩個形變期所升起的一切。我們見到那沉重的,固體的元素,或者講得更清楚就是,重力的作用力造成了固體的的東西;我們有流體元素,我們有月球的地球。這上下兩部分的地球存在方式是可以嚴格的區分出來的。

如果你牢記這一點之後再次的去閱讀《奧秘學綱要》,你就會發現整個形式就是在太陽形變轉變為月亮形變之處有了大改變。甚至在今日,上方與下方仍然存在著鮮明的對比,上方是土星本質的,下方是地球—月球—水樣本質的。

因此,我們可以很好地區分土星—太陽—氣態元素和月球—地球—流體元素。

當一個人用啟蒙科學來看這些事情時,省思地球進化的總體過程—與地球一起發展的一切事物(是屬於地球的)—他的目光首先落在了昆蟲世界的多樣性上。可以很好地想像,被拍動,閃閃發光的昆蟲世界所激起的那種感覺,就會帶我們進入一種對上方的事物,土星—太陽—氣態的本質的某種連繫感。確實是如此。當我們看著蝴蝶閃閃發光的顏色時,我們會看到它在空氣中,在充滿陽光的放射光線中拍動。它被空氣的波濤戴上天空。它幾乎沒有接觸到地球—月球—流體本質性質的東西。它的元素是在上部區域。當一個人研究地球進化的過程時,非凡的就是一個小昆蟲就帶他到達了地球形變的極早期。今日在光線照射下閃閃發光的蝴蝶的翅膀,最初是在古土星萌芽期形成的,又在古太陽期進一步發展。正是在那時,出現了令今日蝴蝶從本質上是光與空氣創造物的可能性。太陽擁有使光擴散的能力。太陽的天賦使它的光芒可以喚起熾熱,閃閃發光的物質,造出土星—木星—火星。要了解蝴蝶的本質,在地球上是找不到的。

蝴蝶本質中活躍的力量,必須在上方找尋,必須在太陽,火星,木星,土星中找尋。當我們更精確地進入蝴蝶的這種奇妙的進化過程中時(我已經描述了它與人類的連繫,可以稱為記憶的宇宙體現),當我們更精確地進入它時,我們首先發現的是拍動的蝴蝶閃爍著光芒,被空氣帶到地球上方。然後它下卵。是的,粗略的物質主義者會說:「蝴蝶下卵了」,因為在當今不科學的科學影響下,最重要的事根本沒去研究。問題是這樣的:蝴蝶在下卵時會將卵託付給什麼地方?

現在,去調查任何蝴蝶下卵的地方;不論任何地方,你會發現都是在卵無法逃離太陽影響的地方。太陽對地球的影響實際上不僅僅是在當太陽直接照射到地球上的時候,我經常提請大家注意這樣一個事實,在冬天,農民將馬鈴薯(土豆)埋到地下,用土覆蓋,因為在夏天,隨著太陽進入了大地的溫暖和陽光的力量,在冬天,都還埋藏在地球之內。如果在地上馬鈴薯會結霜。但是如果將它們埋在坑中並覆蓋一層土,它們就不會結霜,仍然會是非常好的馬鈴薯,因為在整個冬季,太陽的活動都在地球內部。在整個冬季,我們必須在地下尋找夏天的太陽活動。例如,在十二月,地球內部某個深度處有著太陽的七月活動。七月,太陽將其光和溫暖放射到地球表面。溫暖和光漸漸穿透更深。如果在十二月我們想尋找我們在七月在地球表面上遇到的東西,我們必須挖一個坑,然後在十二月在某個深度之處就可發現七月在地球表面上的東西。馬鈴薯被埋在七月的陽光下。因此,太陽不是只有在粗略的唯物主義了解並找尋之處,太陽實際上出現於許多領域。只是這是根據宇宙中一年中的季節嚴格控制的。

蝴蝶從不會將卵下在無法與太陽維持某種連繫之處。因此,當人們說蝴蝶將卵產在大地的領域之內時,就是很糟糕的說法。這是蝴蝶根本不會做的事。它是把卵產在太陽的領域之內。蝴蝶從未沉淪到低如大地之處。是在大地之上,有太陽出現之處,才是蝴蝶找尋下卵之處,令卵維持完全受到太陽的影響。絕不是讓它們受到大地的影響。

然後,如您所知,毛蟲從蝴蝶的卵中爬出來。當它出來時,它仍然受太陽的影響,但現在也受到另一種影響。如果毛蟲不會受到其他影響,它將無法爬行。這就是火星的影響。

如果你想像火星盤旋著地球,那麼火星在上部區域散發出來的東西將無處不在,瀰漫處處。這並不是火星特別在何處的問題,而是我們有整個火星球體在天環繞,當毛毛蟲朝某個方向爬行時,它可說就是火星球體在爬。然後,毛毛蟲變成了蛹,在其周圍築起了蛹。我們就有了一個蛹。我先前講過了這對毛毛蟲來說是對太陽的一種犧牲,它紡的絲是如何的將自己織入期中並是沿光線方向織的。毛毛蟲暴露在陽光下,跟隨光的射線,織蛹,天黑暗了就停止織蛹,然後再織。整個蛹實際上是宇宙陽光,是與物質交織在一起的陽光。因此,例如,當你用了蠶繭製作的絲綢衣服時,蠶絲中所含的成分實際上就是陽光,將蠶的物質織入陽光之中。蠶將自身的物質沿太陽光線的方向織繭,從而在自身周圍形成繭。但這能發生則需要木星活動的介入。

然後,你知道,蝴蝶從繭中爬出,或從蛹中爬出—蝴蝶被光高昇,並放射光芒。它離開了蛹中暗室,這個暗室中陽光進入的方式就像是陽光進入環狀列石中的方式,像我對你們講過的,古代德魯伊教的環狀列石(cromlechs—譯註—環狀列石是目前在世界各地都有的巨石排列的古蹟,不過目前歷史和科學都尚未知是誰和為何建造的,史丹勒博士是說,這些巨石是在人類還沒有曆法的時代,啟蒙的德魯伊教士站在巨石於陽光下的陰影中,可以直接感知到宇宙中傳來的太陽與月亮與地球之間的關係的訊息,例如何時該為某種農作物播種等訊息)。但是,太陽進入蛹中有受到土星的影響,並且只有與土星結合才能將其光放射到空氣中,從而使蝴蝶能夠以其各種顏色的光彩照耀四方。

因此,當我們看著那片美麗的在空中飄蕩的蝴蝶海時,我們必須說:這真的不是塵世的創造,而是從天上誕生入塵世的。蝴蝶的卵無處可下,只會下在可從太陽影響到地球之處。宇宙賜予大地蝴蝶之海,土星賜予它五顏六色。太陽賜予它飛行的力量,是綿延不絕的光的力量所喚起的的力量,依此類推。

因此我可以說,我們實際上必須在蝴蝶上看到胚芽(後代的種子)被太陽和行星系統灑佈在大地上。蝴蝶,蜻蜓,整個昆蟲界,實際上是土星,木星,火星和太陽的禮物。若非太陽以外的行星與太陽一起賜予地球昆蟲生命的禮物,地球上生不出一隻昆蟲,連一隻跳蚤都不行。事實上,土星、木星等能夠慷慨地將昆蟲界賜給我們,都是因為地球進化所經歷的前兩個形變。

現在,讓我們看看最後兩個形變—月亮狀況和地球狀況—發揮了作用的方式。考慮到蝴蝶的卵從未真正託付給大地這一事實,必須指出的是,在第三個狀況—月亮形變—開始時,蝴蝶還沒有像現在今天這樣。地球也沒有那麼依賴太陽。在第三個形變開始時,太陽實際上仍然與地球結合在一起,是後來才分離的。因此,蝴蝶(在太陽分離前)並沒有那麼不願意將其後代託付給大地。當它託付給大地時,其實也是同時託付給太陽。因此,此處生起了差異。就前兩個形變而言,只能說是昆蟲世界的原始前兆。不過在那時,將某些東西託付給外在行星—太陽,其實仍然是託付給地球。只有當地球濃縮,獲得了水,獲得了月球的磁力時,物質才發生變化,然後才出現這種差異。

讓我們把與暖意—空氣有關的一切都歸於上方。讓我們來看看下方有什麼:水樣—地球。讓我們考慮那些將命運託付給地球的胚芽,而其他則是有保留的不是託付給地球,而只託付給照入地球的太陽。

現在讓我們考慮在第三形變期—月亮狀況期—出現時,託付給地球的其他胚芽。您可以看到,這些胚芽現在受到了地球活動的影響—像水一樣的「地球—月球」活動—就像以前受到太陽活動以及太陽之外的環境影響的胚芽一樣。由於這些胚芽受到「地球—水」活動的影響,就變成「植物—胚芽」。續留在上方的胚芽,就仍然是昆蟲—胚芽。當第三次形變開始時(經由當時的太陽本質變化轉化成【月球地球】的本質),「植物—胚芽」在地球進化的第三次形變中出現。在外星宇宙的發展下,蝴蝶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從胚芽到毛毛蟲,再到蛹,再到蝴蝶—現在就到了你可以看到植物隨之而來的情形。因為種子屬於地,這不是蝴蝶長出來的;但是,當種子變成屬於地,是託付給大地(而不是託付給太陽)時,植物的根部就發展出來了,這是胚芽萌生的第一件事。在火星產生的力的影響下,不是毛毛蟲爬出來,而是葉子出現了,以螺旋狀向上爬。葉子就是受到大地影響的毛毛蟲。當您看到爬行的毛毛蟲時,是對應到上方,下方就有植物葉子相對應;葉子從根部生長出來,是因為(後代的)種子被從太陽的區域移植到了地球的區域這件事實。

繼續往植物的上方走,我們就發現收縮為花萼的就是蛹的本質。最後,花就是植物長成的蝴蝶,花是彩色的,就像空中的蝴蝶。這個生長圈就完整了。就像蝴蝶產卵一樣,花朵也是在其內部發展出未來的新種子。因此,你看到了,我們往上朝著蝴蝶看去,我們知道它就是長入空中的植物。蝴蝶在太陽與高處行星的影響下從卵變成完全長成。而植物在下方在地球的影響下變成此處的植物。當植物進入葉子時(見圖4.1),我們從地球的角度來看,是受到月球的影響,然後是金星影響和水星影響。然後就回到地球的影響。種子是再度受到地球的影響。

圖4.1圖中上方是蝴蝶,下方是植物

因此,我們可以在自己面前放兩段詩句,這些詩句表達了自然界的一個偉大秘密:

看著植物吧

它就是蝴蝶

被大地束縛

看著蝴蝶吧

它就是植物

被宇宙釋放

植物—被大地束縛的蝴蝶!

蝴蝶—被宇宙從地球上釋放的植物!

如果人們看著蝴蝶或任何昆蟲,從卵期到其拍動飛走。那就是植物升起到空中,是由宇宙在空中形成的。如果人們看著植物,那是蝴蝶被下方的大地束縛。卵被地球取走。毛毛蟲形變成葉。在植物中收縮之處,我們就有蛹的形變。然後,顯現成蝴蝶的東西,在植物中就是顯現成花朵。蝴蝶世界,昆蟲世界和植物世界之間存在著如此密切的關係,就是一個小小的奇觀。因為真的那些在昆蟲,蝴蝶幕後的靈性生命必須對自己說:在下方是我們的親戚;我們必須與他們交流,與他們結合在一起—在享受他們的汁液中與其他的一切之中,我們與他們結合在一起,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兄弟。他們是我們的兄弟,他們徘徊流浪到了大地的領域之內,被束縛於塵世,贏得了另一種生存。

於是,再一次的,令植物有靈的精靈們可以仰望著蝴蝶而說:這些是大地上植物在天上的親戚。

你看,人們真的必須說,對世界的理解不能藉著抽象來實現,因為抽象不能達到理解。宇宙活動確實是最偉大的藝術家。宇宙根據律法創造一切,給藝術感帶來最深的滿足。而且,沒有人能理解開花植物的本質,它就像蝴蝶,已經被光線和宇宙力量提升到空中,除非他能將藝術上的意義再度帶入抽象的思想中。無論如何,當我們將心念轉向事物與自然界中所有生命之間那深層的、內在的連繫時,總會令人有著無限的振奮感。

看到昆蟲停留在植物上,同時看到星芒質如何管控了在花朵上方的一切,乃是一種獨特的體驗。在此處,植物正在從地上向外奮鬥。該植物渴望天國的作品,並在上方編織著花朵的虹彩花瓣。植物本身不能滿足這種渴望。於是,宇宙就向它放射出蝴蝶的本質。植物看著這情形,就實現滿足了自己的願望。這就是存在於地球環境中的美妙關係,也就是說,在仰望昆蟲,尤其是蝴蝶的世界時,就滿足了植物界的渴望。每當盛開的花朵將其色彩放射到世界空間中,她所渴望的,蝴蝶以閃閃爍爍的光彩接近花朵時,就變成了花朵知道她滿足的時刻。向外源源流出的溫暖,源源流出的渴望,來自天堂的源源流入的滿足—這就是花的植物世界與蝴蝶世界之間的相互交流。這就是我們在地球環境中應該看到的。

這樣就與植物世界建立了的聯繫,我會在未來進一步延伸這研究到從人類到動物的主題。我們的講題可以,也已經,包括了植物的世界,所以我們將漸漸講到人類與整個地球的連繫。但是為了講這件事,必須先建造一座從空中飛舞的植物—就是蝴蝶,到牢固紮根於地球的蝴蝶—就是植物,之間的橋樑。地上的植物就是牢固紮根於地球的蝴蝶。蝴蝶就是飛行的植物。認識到屬於大地的植物和自在於天上的蝴蝶之間的連繫之後,我們就建立了動物世界和植物世界之間的橋樑。於是我們現在就可以不再需要關心那些總是在說這些情形是如何如何的自動自發產生的瑣碎說法。這些普通的觀念永遠不會把我們帶入我們必須有能力看到的那些宇宙區域。只有將普通的觀念引導進入藝術觀念的範疇時,才能達到這些領域,然後我們才能看到這樣的景象:如何從,天堂出生、只將自己託付給太陽的蝴蝶,到後來,從蝴蝶的卵,形變而升起的植物。就是以這樣的方式,以前託付給太陽,現在卻變成了託付給大地。     

(下期續)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