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20年08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20年05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吉祥和諧從看待大自然開始雷久南
《養生智庫》
大樂之光的故事邱麗惠
《自然生活》
堆肥小冊(二)   周妙妃
夏天的菜園  周妙妃
《書籍介紹》
靈魂的歷程與歸宿(二)  俞靜靜
《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四講 史丹勒博士 主講、潘定凱 譯
《心靈湧泉》
釋放恐懼 得到內心的自由 邱麗惠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三十一)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七)-人類與宇宙的關係(7)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
靈魂的歷程與歸宿(二)
靈魂的歷程與歸宿(二)
生死簿館

靈界中,除了各個族群有自己的小教室供研習之用外,尚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場所:圖書館。

裡面只存放一種書:所有靈魂的生死簿。

輪迴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普遍觀念,而且還認為,每個人在天上都有一本生死簿,

記載著自己生生世世一言一行、為善為惡的所有紀錄。

無獨有偶,印度人也認為有一本阿卡沙書(Akashic Record)。

Akasha 一字主要意指整個宇宙的記憶體,所有「存有」(existence)的能量振動都儲存在其中。

至今印度仍有人能夠解讀個人的阿卡沙書,據說十分準確。

聽來與我們的紫微斗數相近。但是靈界的生死簿,並非如中國民間信仰那樣、用來作死後審判用的。

每一位主角所形容的圖書館都很相似。他們說,靈界的圖書館看起來是長方形的,裡面有一間很大的閱覽室,兩邊靠牆的架子上全部擺滿了書,牆長長的看不到盡頭。中間則是有幾排桌子,同樣的長長延伸到無限遠。有許多靈魂坐在桌前,似乎並不相識,位子之間保持距離,一個個都在安靜用功。館中有專門負責這些書的靈魂,靈界普稱之為檔案管理靈,有如圖書館員,他們都是導師級的靈魂。他們舉止沉靜如修士,幫助靈魂及其導師找資料。

靈魂的歸宿/案例二十九

艾米才剛從英國的一個小農莊回到靈界。她於一八六一年自殺時年僅十六歲。這位靈魂由於對自己處理困境的能力沒有信心,所以在一百多(地球)年後才再投胎。艾米是跳到一個池塘裡頭溺死的,因為那個時候她未婚,而懷了兩個月的身孕。一周前她的愛人湯瑪斯在修茅草屋頂時,從屋頂上摔下來身亡。他們相愛很深,並且打算要結婚。

艾米在前世回溯中認為,湯瑪斯死了,她這輩子也就完了。艾米說她不想讓她的家庭丟臉,村子裡的人一定會講得很難聽。她含著淚說,我知道他們會叫我婊子,而且如果我逃到倫敦去,就註定是一個窮女孩帶著孩子的下場。

在艾米自殺回到靈界後,她的導師里吉可、以及湯瑪斯的靈魂,都來安慰了她一會兒。不久她就和里吉可到了一個美麗的花園場景之中。艾米從里吉可的態度感覺到他的失望,而且她也等著他罵自己懦弱。她很憤怒的詢問導師說,為什麼她的人生沒有按照當初的計劃?在她投生之前,並沒有看到自殺這個可能發展。她以為她應該是要跟湯瑪斯結婚,然後生小孩,然後在村子裡頭快樂活到老。她覺得被暗算了。里吉可解釋說,湯瑪斯的死,只是這一世裡頭的一個選項,並且她也有自由,去選擇比自殺好的作法。

艾米後來知道,湯瑪斯選擇了爬上一個又高又陡又滑、這麼危險的屋頂,是他原本就很可能做的——因為他的靈魂已經考慮用這椿「意外」來考驗艾米。後來我才知道,湯瑪斯差一點沒接受這個修屋頂的工作,因為「有一股內在的力量把他往另外一邊拉」。很明顯的,這一個靈魂族群裡面,每一個人都覺得艾米雖然曾在前幾世中表現脆弱,但相信她奮鬥求生的潛力會比她自己所認為的強。

回到了靈界,艾米認為這個試煉太殘酷了,而且沒有必要。里吉可則提醒她,她以前曾經對自己太嚴苛;而且,如果她以後想要幫助別人活下去的話,她自己得要先通過這個考驗才行。艾米則回說,在那個維多利亞時代的英格蘭,她除了自我了斷,實在沒有什麼別的選擇。此時,圖書館裡面是這樣子的景象:

紐頓:你現在在哪裡?

艾米:(有些迷惘)我現在在一個讀書的地方…看起來像哥德式的…石頭牆…長長的大理石桌子…

紐頓:你為什麼覺得是在這種建築物裡頭?

艾米:(停頓)我曾經有一世是歐洲的修士(在十二世紀)。我喜歡那個時期的教堂裡僻靜的修道院。但我知道我現在在哪裡了,這是放重要書…記錄的圖書館。

紐頓:很多人把這些書叫作生死簿,是這個嗎?

艾米:是的,我們都用來…(停頓,主角被什麼分了心)有一個穿著白袍看起來憂心忡忡的老頭兒向我走來…繞著我飄。

紐頓:他在做什麼,艾米?

艾米:嗯,他抱著一套卷軸,有一卷一卷的圖表。他一面念念有詞一面對我搖頭。

紐頓:你知道為什麼嗎?

艾米:他是圖書館員。他跟我說「你早到了。」

紐頓:你覺得他是什麼意思?

艾米:(停頓)是…我沒有不得不提早到這裡的理由。

紐頓:不得不的理由?

艾米:(打斷)喔…像是痛得無法忍受——無法正常生活。

紐頓:原來如此。告訴我這個圖書館員接下來怎麼樣。

艾米:我看到有一間好大的開敞的空間,到處都有很多靈魂,坐在長桌子邊讀書。不過我現在不是要去那裡。那老人帶我去一間靠旁邊的小房間,這樣子我們講話就不會打擾到別人。

紐頓:你自己感覺如何?

艾米:(無奈地搖搖頭)我猜我現在大概需要特別處理。房間裏沒什麼東西,就一張桌子和椅子。老頭兒帶了一本很大的書進來,放在我面前,就像電視的螢幕。

紐頓:你現在該做什麼?

艾米:(猛地)注意看他啊!他把卷軸放在我面前,然後打開,然後指著一系列的時間線,代表我的人生。

紐頓:請慢一點,艾米,解釋這些線對你的意義。

艾米:這些線是人生序列——我的人生線。粗的、間隔比較大的線,代表我們人生的主要經歷,以及最可能在什麼年紀發生。從主要的線分叉出比較細的線,代表各種可能的情況。

紐頓:我聽說,這些比較次要的線,代表的是相對於那個比較可能的情況之外的可能發展。你說的是這個嗎?

艾米:(停頓)正是。

紐頓:粗線和細線之間的關係,還有什麼別的你可以告訴我的?

艾米:嗯,粗線就好像樹的主幹,細線就好像樹枝。我知道這粗的就是我人生的主要路徑。那老頭兒指著那條線,有一點在罵我選擇了一條分叉的死路。

紐頓:你知道,艾米,儘管這個檔案員在對你叨念,這些線的確代表了你一連串的選擇。但從業的角度來看,我們偶爾都選過錯誤的岔路。

艾米:(激動)是,但這次很嚴重。在他看來我不只是犯了一個小錯而已。我知道他關心我做的事。(停頓,然後大聲)我想要用那個該死的卷軸打他的頭。我跟他說:「那你去試試看我的人生啊!」

這時候,艾米說那位老人的表情轉為柔和,然後走出了房間幾分鐘。她想他大概是要給自己時間平靜一下;結果他帶了另一本書進來。這本書打開到一頁,艾米看到這位圖書館員是一個古羅馬時期的年輕人,由於宗教信仰之故,在競技場中被獅子分屍。然後他把這本書放在一邊,再把艾米的書打開。我問她接下來看到什麼。

艾米:螢幕變成了彩色立體的,像真的一樣。他給我看第一頁,是一個有好幾百萬星系的宇宙,然後是銀河…然後是我們的太陽系…讓我記得我從何處來…免得我忘記。之後又翻了很多頁。

紐頓:我喜歡這個觀點角度。艾米,然後你又看到什麼?

艾米:啊…水晶的三菱鏡…隨著送出的心念變暗或變亮。我現在想起來了,我以前做過這個。還有更多的人生線…和景象…我可以用我的心念來往前或者倒退。但是那個老人有在幫我。

按: 我以前聽說,這些線代表與人生時間線同步的能量振動序列。

紐頓:你怎麼解讀這些線的意義?

艾米:他們把這些人生圖片,按照你想要看——也是需要看——的次序來編排。

紐頓:我不是要搶快,艾米,不過,告訴我那個老人現在在跟你做什麼?

艾米:好。他翻到一頁,我看到我自己在螢幕上,剛剛離開村子。這真的不只是圖片——好像真的——活生生地。我在裡面。

紐頓:你是真的在那個景象裡面,還是你只是在觀察這個景象?

艾米:兩種我們都可以做,但現在我只應該看。

紐頓:好的,艾米。我們來逐步看看那個老人給你看的景象。講一下現在是什麼?

艾米:喔…我們會看…其他的選擇。先看了我實際上做的,在那個池塘邊了結生命那段——下一幕就是我仍在那個池邊。(停頓)這回我沒有走到池子裡淹死。我走回了村子,(頭一回笑了)我仍然懷著孕。

紐頓:(和她一起笑)好,翻頁。然後呢?

艾米:我跟我媽艾莉絲在一起。我跟她說我懷了湯瑪斯的孩子。她並沒有我以為的那麼震驚。當然她很生氣,把我訓了一頓。然後…她跟我一起抱頭痛哭。(主角此時情緒崩潰,一面流淚一面說)我跟她說我是個好女孩,只是戀愛了。

紐頓:艾莉絲有沒有告訴你父親?

艾米:那是螢幕上另外一種可能。

紐頓:跟著那個可能發展來看看。

艾米:(停頓)我們一塊兒搬到了另一個村子,跟村裡所有人說我是寡婦。幾年以後,我就會嫁給一個年紀大一點的人。那段日子很艱苦,因為搬家,我爸爸損失很多,我們變得比以前還窮。但是至少一家人團聚在一起。到後來日子也變好了。(又哭)我的小女兒好美。

紐頓:你現在看的可能發展只有這一種嗎?

艾米:(無可奈何)哦,不是。現在我在看另外一種演變。我從池塘邊回來,然後承認我懷了孕。我父母對我大吼大叫,兩個人爭吵互相怪罪。他們說他們不想因為我做了丟臉的事,而放棄這個辛苦奮鬥的小農場離開村子。他們給了我一點錢,讓我到倫敦去,這樣子我可以去找一個幫傭的工作。

紐頓:那後來怎麼樣?

艾米:(痛苦)正如我所預料,倫敦並不好。我流落街頭,跟別的男人睡覺。(發抖)我年輕就死了,孩子變成棄嬰,最後也死了。好可怕……

紐頓:那麼至少在那個可能的人生裡頭,你有想要活下去。還有什麼別的選擇給你看嗎?

艾米:我有點累了。那位老人給我看了最後一個選擇。我想還有別的,但是我請求他就此打住。在這個場景裡頭,我父母仍然認為我得走,但是我們一直等到有一個流動小販來到我們村子。他同意我上他的車把我帶走。我爸爸送了他一點東西。我們沒有去倫敦,而是去了那一帶另一個村莊。我總算在一個人家找到工作。我告訴那家人我的丈夫死了。那個流動販子給了我一個銅的戒指戴,並附和我的故事。我不確定他們相不相信我,但無所謂了。我在那個小鎮住了下來,一直沒有結婚,但是我的孩子健康的長大。

紐頓:你和那位老人全部翻完了這幾頁,對自殺以外的幾個可能性也思考過以後,你有什麼結論嗎?

艾米:(悲傷)自殺是白白浪費,我現在知道了。我應該以前就知道。當時我一死掉我就跟自己說:「天啊,我真做了件蠢事,現在我得從頭再來一遍了!」之後去我的長老諮詢會的時候,他們問我想不想快點再考驗一次。我說:「讓我想一想吧。」

從我們的療程中,艾米知道了她的靈魂一直有個傾向,總是會對人生中重要的事情預想會有不好的結果。之前有許多世,好像總有一個揮之不去的念頭,認為每逢危機,自己作的決定一定不對。

雖然艾米當時不情願再來地球,但是她現在的信心比以前多多了。她在靈界用了上百年來反省那一世的自殺,以及之前幾百年中她作過的種種決定。

艾米是個喜愛音樂的靈魂。她說:「由於我浪費了那個分派給我的身體,因此我算是在自我悔過苦修。娛樂時間我不能去音樂室,儘管想去,但必須獨自在圖書館用功。我用那書中螢幕重閱過去的種種,由於我的選擇而傷害自己與他人的行為。」

有關這生死簿的螢幕,一位主角有個形容很有代表性:「這些紀錄呈現了好像一頁頁書的幻像,而實際是一片片的振動能量,形成事件裡的景象。」

靈魂的歷程/案例十六

紐頓:現在請你說明一下,你跟朋友在這個像圖書館的地方做什麼呢?

主角:我走到我那一桌,我們都在看書。

紐頓:書?什麼樣的書?

主角:生死簿。

紐頓:盡量形容清楚一點。

主角:這些是有圖像的書——很寬的白邊——有兩三吋厚—很大…

紐頓:打開一本,解釋你跟你朋友看到了什麼。

主角:(停頓,同時兩隻手合起來又打開,好像在打開一本書的樣子)沒有寫東西,我們看到的都是活動的圖片。

紐頓:活動的圖片——跟相片不一樣?

主角:是的,而且是很立體多度空間的。從水晶的中央…移動…變換…水晶隨著反射光而改變。

紐頓:所以圖像不是平的,那個變換的光波是有景深的?

主角:沒錯,是活的。

紐頓:在生死簿裡你看得到來世嗎?

主角:我們可以看到未來可能的變化…只是片片段段的…作為要學的功課…這些選項大部分在以後靠他人協助會出現。這些書著重的是我們過去的行為。

紐頓:那麼,你覺得跟小組一塊兒在這個圖書館的作用是什麼?

主角:哦,我們都會互相幫忙,重新審閱上一世的錯誤。我們的導師有時候來有時候不在,所以很多的功課都是我們自己一塊兒做,討論評估當初的選擇。

靈魂的歸宿/案例三十

本案例是一個叫恩瑟的靈魂,上一世是個好勇鬥狠的人。在圖書館裡,他的導師決定從恩瑟童年在遊戲場的一幕,來開啟他這一世的回顧。

紐頓:恩瑟,你在靈界回顧過去世的時候,記不記得有什麼重要部分是值得一提的呢?

恩瑟:回到我的族群一陣子後,我的導師福田尼爾斯就陪著我去圖書館,趁著我過去世還記得很清楚的時候,去作一些私下研討。

紐頓:這是你來這裡唯一的一次嗎?

恩瑟:喔,不是,我們常常自己來這裡用功,同時也準備下一世。我會研究下一世的職業和興趣,來看看是不是適合我的目標。

紐頓:好,那我們就進入圖書館。請把所有你看到的東西,一步一步地描述給我聽。

恩瑟:這個房間是在一個很大的長方形的建築物裡面,每樣東西都是發亮透明的白色。牆壁上是一排排又大又厚的書 。

紐頓:是福田尼爾斯帶你來的嗎?

恩瑟:只有一開頭的時候是他帶。現在我跟一位之前見過面的頭髮全白的女士在一起,她神色篤定。我一進來注意到的頭一件事,就是那一排排長長的桌子,一直延伸到好遠,看不到盡頭。有很多人坐在長桌子邊,看著他們面前的書。他們都不會很靠近。

紐頓:為什麼呢?

恩瑟:喔…不要正對別人是個禮貌,還有尊重別人的隱私。

紐頓:請繼續。

恩瑟:我的圖書館員看起來很有學問的樣子…我們把這些人叫作學究。(有的人則說是檔案管理員)她移向附近的牆,取下一本書。我知道這些是我的紀錄。(悠遠的聲調)這些書裡有已知的故事,以及尚未揭曉的未來。

紐頓:你的生死簿是否不只一本?

恩瑟:是的,這一本是我今天要用的。這些本子按照順序放在架子上。我知道我的簿子在哪裡,而且在我遠遠望向那邊的時候,它就會發亮。

紐頓:你能自己去書架嗎?

恩瑟:呣…不行…但是我想那些老資格的可以。

圖書館員把恩瑟和那本生死簿帶到桌旁,並把書打開到一頁。

恩瑟:(深吸一口氣)我們翻到了一頁,是我小時候在學校校園裡玩。(主角開始發抖)這…不好玩…我被帶回到當年那個惡劣的壞小孩的時候…我得再體驗這事件…他們想要我看的…我一部分能量…進到了書頁裡…

紐頓:(鼓勵)好的,讓這情景發生,盡可能說出來。

恩瑟:(在椅上扭動)在我…爬進書以後…完完全全融入那個場景,就好像倒帶重演一樣。我在…小學裡。我很兇,老是找比較小比較乖的男生麻煩…揍他們…趁糾察不注意的時候朝每個人丟石頭。然後…哦!不要!

紐頓:怎麼了?

恩瑟:(全身繃緊)喔…老天爺!現在我是校園裡頭最小的孩子,然後在被我自己揍!真不可思議。過一會兒我又是我了,被大家一連串丟石頭砸。噢!真的好痛!

紐頓:(讓恩瑟平靜下來後,再引回到圖書館)你剛剛是回到了你小時候,還是在另一個實境?

恩瑟:(停頓)同樣的時候,不同的實境。我小時候完全沒有這些情節,但是應該有這可能。所以時間倒流,但事件不同。我們可以重活某一段人生,看看是不是能夠做得更好。我感受到我加諸別人的痛苦。

紐頓:恩瑟,從這裡你學到了什麼?

恩瑟:(停頓很久)因為那時候很怕我爸爸,我就變得脾氣很壞。那些場景是我的下一樁功課。我需要培養慈悲心,並且學習控制我靈魂裡的叛逆天性。

紐頓:在這個圖書館的氛圍裏,你體認到生死簿的重點是什麼?

恩瑟:研讀生死簿能讓我看到自己的錯誤,以及體驗別的可能性。在這個寧靜的研修場所,看著別的靈魂都在做著同樣的事,大家都正經歷同樣的過程,給我一種與他們共患難的感覺 。

這個案例與我所有其他的案例一樣,引申出了一個問題:到底何者是真的實相?在那教室和圖書館裡面,能顯示過去和未來的螢幕,是真的嗎?

恩瑟告訴我,他再度回到過去的時候,無法改變過去。然而死後他又回到了兒時的那個遊戲場,還真正參予了活動。他又是當年那個小男孩,跟其他的孩子在玩,當時的所見、所聞、氣味和感覺歷歷仍在。有誰能夠說,每一件事,沒有其他可能的實相同時並存,因不同、果亦隨之不同?

我們疑惑,我們現存的宇宙是否只是幻象。假使靈魂發出的心念是一種智光能,永不磨滅,無時間亦無形狀,那就不為我們的宇宙物質所限。因此,如果有一個宇宙心識在掌控地球上的人所看到的世界,那麼,在某一時段中的因因果果,便是個刻意操縱的幻象,用以教育我們。然而,即使相信這一切我們認為是真的事物都是幻相,人生也絕不是無意義。神聖智慧把我們安置在這環境中,是為了大我的利益來學習與進化。沒有人是意外來此;此時此刻在我們的現實境中,每一件影響我們的事情,都不是意外。   (待續)

註: 本文是 麥可‧紐頓博士,Michael Newton, Ph.D 所著二書 Journey of Souls 與 Destiny of Souls 之書摘。www.newtoninstitute.org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