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19年02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19年02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不曾想到的影響健康的…雷久南
《自然生活》
增加土壤碳匯減緩地球暖化 周妙妃
《預防之道》
重建骨頭的健康 Synergy公司資料 Dr Mitchell May 潘定凱譯
骨頭的康復分享… 美、瑞、玉、蓮、鳳、芬
《華德福教育》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一講(上)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專題報導》
要速度、還是要健康?-了解5G  January
《心靈湧泉》
切換邊緣腦的負面迴路創造喜悅的迴路邱麗惠 
《心得分享》
意念治療的力量 美興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二十五)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一)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台灣活動 雷博士主持》
41頁簡章
42頁報名表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一)-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一)-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黃帝內經》說古時有一種人被稱為「真人」,他們的生活方式是與天地合一,精神與肉體完全統一,於是生命能與天地一樣久遠。也就是宇宙滅亡了,這個人才會跟著一起滅亡,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宇宙何時開始與滅亡,也就是說,這個人的壽命是無盡的。如此久遠的生命的訣竅就是要與天地合一,呼吸著天地精氣,也就是沒有人類的飲食。在這個機器與物質科技漸漸改變了天地的時代,只有機器與物質科技才是真正的「神」與「主」的時代,這種說法大多會被認為只是一種迷信而已。但是,唯有當我們真正明白人與宇宙確實是一體之後,我們才會明白這種可能性-人類的肉體如果轉變,改變成與宇宙的「氣」幾乎相同的物質,就有可能與宇宙同生死了,在凡人的眼中,這就是永生了。史丹勒博士曾說人類是未來的天使,天使是過去的人類,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我們能有這種明白,在精神層次至少會轉變成真的對整個世界、整個人類生存的環境,人類同胞、動植礦物,包括了我們的左鄰右舍,每天共同生活的家人,親友,同事之間的關係,升起一種這一切都是我們的生命、我們的健康的來源的感受,進而真心的願意去健康自己、健康身邊的一切,而得到真正的健康,一種「明白了自己是與天地宇宙合一的生命」的健康。

因此,本期介紹史丹勒博士晚年講的,我們人類是如何的身為大宇宙中的小宇宙,我們如何在人類這個肉體中演奏著宇宙生命的交響曲。第一部是講人體各部器官與功能如何地與鳥類的老鷹、走獸的獅子、牛、昆蟲的蝴蝶等有所關係,人類就是藉這這些特質在自身的小宇宙中表現了大宇宙。

~~~~~~~~~~~~~~~~~~~~

人類身為宇宙創造力的交響曲

第一部

宇宙狀況,地球狀況,動物界,和人類之間的關係

第一講

史丹勒博士講於一九二三年10月19日

在我們的研習中經常講到,就像我們最近講的關於每年年度中的各週期和麥可的問題一樣的明顯,(博士在1923.9.27於奧地利維也納,在講到大天使「麥可」(Michael)的生日時說,麥可是宇宙神聖共同意志的守護者,代表了人類的高等意識。而「龍」是想提早解放未成熟的人類自由意志的領導者,代表了人類的低等意識。當然,人類要降到有自由個別意識的「物質界」乃是必然,但是人類也必須在物質界學習用大我的高等意識去降伏小我的低等意識,才會進化到高等意識也就是天使的層次而不是落入充滿了動物慾望的層次。這個宇宙影像就成為西方傳說的大天使麥可降伏龍或撒旦的傳說。)以人類整個結構而言,以他的生命狀況而言,它的整體確實代表了一個小世界,一個相對於大宇宙的小宇宙:他實際上包含了世界上所有的規則定律、所有的秘密。不過,你不要認為能夠完全理解這個相當抽象的句子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你必須穿透深入了解世界的各種秘密,才能在人類中發現這些秘密。

今天我們將用不同的觀點考慮這個問題。我們將首先觀察世界,然後才看人類,以便發現人類如何在大世界中以小世界的身分存在。當然,我們可以說大世界乍看之下絕對是是零零碎碎的。它永遠不會呈現任何完整的東西,除非我們將研究遍及了整個世界!

讓我們首先把注意力指向那個代表人類之上的東西的領域-鳥類,它們主要生活在空中。

很明顯的,生活在空中的鳥類從空中創造出了它們的生存條件,與生活在地球實際表面或其下方的動物形成的方式不同。當我們考慮鳥類世界時,按照普遍大家都接受的觀點,我們會很自然地說,它們的情況與其他動物一樣,我們必須講到頭部、肢體系統等等。但這是一種完全非藝術的方式觀點。我經常請大家注意一項事實:如果我們真的要了解這個世界,我們就不能只停留在純粹用智識去理解的階段,而是必須漸漸將智力的理解提升成一種對世界的藝術觀。如此一來,你當然就無法將鳥頭只看成一個鳥頭-因為一旦與其他動物的頭部相比,它的頭的形狀明顯的過小和發育不良。當然,從外在的,智力的角度來看,人們可以說:這隻鳥有頭,身體和四肢。但是,只要想一下,與駱駝或大象相比,鳥的腿是多麼的發育不良,或與獅子或狗相比,它的頭部是多麼小。對鳥的頭部,我們幾乎沒有什麼可說的。在嘴的前端也找不到比狗,大象或貓更凸顯的東西。我可以這樣說:哺乳類動物的嘴前端都比鳥的頭部稍微複雜。並且以哺乳動物的肢體系統而言,鳥類的肢體是完全發育不良。當然,非藝術性的觀察會說鳥類的前肢變形為翅膀。但所有這些都是完全沒有藝術氣質沒有想像力的觀察。如果我們要真的了解自然,真正穿透到宇宙中,我們必須更深入地考慮事物 - 尤其是在形成和創造力方面。把鳥類看成只是頭部,身體和四肢的觀點永遠無法真正理解鳥類的乙太體。因為如果通過富有想像力的深思,我們就從只看到鳥類的肉體升到看到什麼是鳥類的乙太體,鳥類的乙太體就是只有一個頭部。當看到乙太鳥時,人們立刻就會明白,你看鳥不能與其他動物的頭部,身體和四肢相比較,而是必須、只能將它單獨地視為一個頭部,一種變形的頭部。因此,實際肉體的鳥頭其實只代表了真正頭部的上顎和前端,也就是嘴部,由肉體頭部向後延伸的所有部分,其骨架,外觀像肋骨和脊柱,所有這些都要被視為是頭部 -當然是已經變形和轉化過了的-但仍然是頭部。整隻鳥真的就只是頭部。

這是因為,為了理解鳥類,我們必須回溯到地球的行星演化中的很早期。(地球的行星演化經過了土星期,太陽期,月球期,然後才進入現在的地球期,請見《靈性科學入門》)鳥有著悠久的在此行星上的歷史,例如,比駱駝更久遠的行星歷史。駱駝是一種比任何鳥類都要晚得多才在地球上出現的動物。那些像鴕鳥一樣被迫落到到地上生存的鳥類乃是最遲才出現的鳥類。那些在空中自由生活的鳥類-鷹,禿鷹-是地球上非常古老的生物。在早期的地球演化期-太陽期、月球期-它們的外在的皮膚,和後來形成的你現在看到的羽毛和尖尖鳥嘴,當時都還在它們內部。鳥的外在形態乃是後來的源起,是因為鳥類比較早期就發展出了它的頭部特質,然後在地球演化的後期階段的條件下發展出外在形態的,加到這個頭部特質之上的就是它的羽衣。這套羽衣是在月球和地球期給予鳥類的,而其餘部分的特質則來自更早期。

但所有這些都有更深層次的意義。讓我們看看空中的鳥類-老鷹,讓我們看看這隻老鷹在空中飛翔,某些力量在其中對它起作用,在它雄偉的飛行中-就像外來的恩典,太陽的光芒和這些光芒的行動賜予它的羽毛,賜予它的尖嘴-太陽不是只有我們通常所說的光和溫暖的物質力量。當我向你描述德魯伊密教時,我請你注意一項事實,就是靈性力量也從太陽發出。就是這些力量給了不同種類的鳥類各種斑爛的顏色,和羽衣的特殊外形。當我們用靈性感知力穿透到太陽運作的本質時,我們了解到為什麼老鷹有它那特殊的羽衣,當我們更深入靜慮鷹這種生命時,我們培養出一種對涵容靈性的大自然的一種內在的、藝術性的理解,當我們能夠感知到造形力如何從太陽的脈動中發揮作用,又被其他脈動加強-我將在後面講這些脈動。當我們看到太陽脈動如何在老鷹從鷹卵出生之前就流入老鷹,它們如何召喚出老鷹的羽衣,或者更確切地說,它們如何召喚羽衣進入了老鷹的肉體外形,然後我們就可以問自己:這一切對人類有什麼意義?

這對人類的意義在於-就是這種力量使人類的大腦成為思想的載體。當你如此看待老鷹時:「鷹有羽衣,有明亮的多色羽衣。在其中活著使你的大腦成為思想的載體的同樣的力量。」你對大宇宙,大自然就是有了正確的認識。是什麼力量使你的大腦有迴旋的形狀?是什麼令你的大腦能夠在體內取用作為思考基礎的鹽的力量?是什麼力量真正令你成為用腦的思維者?它是給了空中老鷹羽衣的同樣的力量。因此,我們感受到自己與鷹的關聯是來自我們會思維:我們感受到老鷹的羽衣在人類之內的替代品。我們的思維從大腦流出,就像羽毛從老鷹身上流出一樣。

﹁*荷馬也曾將費阿克斯人的船速比為鳥翼或思想的速度。奧德賽VII。36.﹂

當我們從肉體層次上升到星芒層次時,我們必須做出這樣一個似非而是的說法:在肉體層次上造成羽衣的力量就正是在星芒層次上造成思想的力量。對老鷹而言這力量形成了羽衣-是造成思想的力量在肉體方面的展現。這力量給了人類思想-就是造羽衣的力量在星芒方面的展現。這些事情有時在鄉土俗語中會以一種奇妙的方式表現出來。如果羽毛的頂端被切掉並且內部被抽取出來,鄉人就稱這玩意為「靈魂」。當然很多人會只在羽毛的別名「靈魂」中看到它就是個外在的名字而已。但是它並非只是個外在的名字而已。對於那些有天眼的人來說,羽毛包含了很偉大的東西:它包含了形成思想的秘密。

現在讓我們不看活在天空中的生物,並且為了有一個代表性的例子,讓我們考慮像獅子這樣的哺乳動物。當我們培養出一種快樂的感覺,獅子與周圍環境共同生活的內在滿足感時,我們才能真正的了解獅子。真的沒有其他動物,除了獅子,才有如此神奇、如此神秘的呼吸。在動物界的所有生物中,呼吸的韻律必須與循環的韻律協調一致。但是,雖然血液循環的韻律因為依賴於它們的消化過程變得沉重,但呼吸的韻律變得輕盈,因為它們會努力上升到大腦形成的輕盈性之上。在鳥的情況下,活在呼吸中的一切實際上同時生活在它的頭部。鳥可說全都是頭部,它向世界、向外呈現出它的頭部。它的思想就是它的羽衣的外形。對於一個對大自然的美感有感受的人,幾乎沒有什麼能比感受到人類思想(它是如此具體又內在充滿了生命)和鳥的羽衣之間的內在聯繫還令他感動的事了。有作此類內心練習的人,都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什麼時候是像孔雀一樣思考,或像老鷹一樣思考,或像麻雀一樣思考。除了一個是星芒層次另一個是肉體層次,但這些事情確實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對應著。所以,可以說鳥類在呼吸方面的生命是壓倒性的運作著,令其他過程-如血液循環等-幾乎都可以忽略不計。所有消化的沉重,是的,甚至血液循環的沉重,都被鳥兒的「自我感」所消除,其他感覺都不存在。

在獅子體內呼吸和血液循環之間存在著一種平衡。當然,在獅子的情況下,血液循環也是有負擔,但如果跟駱駝或牛比較,就沒那麼多。在牛與駱駝,消化顯著地給了血液循環極大負擔。在獅子體中,其消化道器官相對較短,並且形成方式是消化過程會盡可能快速地完成,消化不會使循環負擔到任何顯著程度。另一方面,在獅子頭中,頭部性質的發展也令呼吸與循環的節奏保持平衡。獅子呼吸韻律和心跳的韻律的內在平衡、內在和諧比任何其他動物都好。這就是為什麼獅子-當我們想到它那可能被稱為它主觀的生命時-它有那種特殊的肆無忌憚的貪婪方式吞噬它的食物,為什麼他真的要用吞的?因為當他吞吃時,他才會真的開心。他對營養很飢渴,因為在他的本質中,飢餓會使它比其他動物更痛苦。他對營養很貪,但它並不想成為一個挑剔的美食家!享受味道並不是他要的,因為它是一種從呼吸和血液循環的均衡之間得到滿足的動物。只有當獅子的食物已經進入血液,調節了心臟跳動,並且當心臟跳動與呼吸已經相互作用時-因為只有當他內心深處滿足的呼吸時,它才是獅子的享受之源-只有當他自己感覺到大吃一頓的結果,這種呼吸和血液循環之間的內在平衡時,獅子才會活在一種適得其所的快樂中。當它體驗到它的血液向上跳動,它的呼吸向下脈動時,他才完全活的像一隻獅子。獅子就是在這兩種波浪脈衝的互利之中才真正適得其所。

想像一下那獅子,他是如何奔跑的,他是如何跳躍的,他是如何仰著首,環顧四周,你就會看到所有這一切都不過是一種持續的失衡和再度均衡之間的韻律互動。可能沒有任何動物可以比擬得上像獅子那樣神秘非凡的凝視,從其中可以看出,是一種內在的主宰,主宰了對立的力量。從獅子的目光中可以看出這一點:通過呼吸的韻律對心跳的絕對完全的主宰掌握。

再一次,讓那些對外形有藝術理解感的人看看獅子嘴的形狀,那形狀就揭露了心跳如何向上脈動到嘴部,但卻被呼吸拉住。如果你能真正想像到心跳和呼吸的這種互動互益,你就會造出獅子的嘴部的形狀。

獅子全都是胸部器官。他是一種動物,一種將(心肺)韻律系統在外在形式和生活方式上都得到完美表達的動物。獅子是如此的有條不紊,以至於這種心跳和呼吸的相互作用也在心肺的互益關係中得以展現。

所以我們必須說:當我們在人類中尋找最像鳥類的東西時,雖然是變形過的,那就是人類的頭部。當我們在人類中尋找最像獅子的東西時,它就是人類胸部的區域,是循環和呼吸的韻律彼此相遇的地方。

現在讓我們把注意力轉移,從屬於高空中的一切、屬於鳥類的,從所有生活在緊鄰地球的流動大氣中的獅子身上移開。讓我們來考慮公牛或母牛。在講其他主題時,我經常講到,想想一群牛,飽食又滿足的躺在草地上,是多麼的令人著迷。觀察這種消化過程,這種過程也是在身體的姿態,眼睛的表情,在每一個動作中表現出來。有機會的話,觀察躺在草地上的一頭牛,如果從不知何處出現某種噪音干擾了她。看到母牛如何抬起頭來真是太神妙了,在這種抬頭中如何感覺到這一切都是十分沉重的,看起來要牛抬頭真是不容易,就好像頭裡面有一些非常特別的東西。當我們看到草地上的一頭母牛被這種方式受到干擾時,我們不得不對自己說:這頭母牛驚訝於她在吃草中竟然必須抬起頭來看看。為什麼我竟然不是為了吃草而抬起頭來?,除非是要吃草,否則真不知道為何要抬起頭。看看她抬頭的樣子就好了!在母牛抬起頭的方式中你就看出這一切,但還不只是那抬頭的動作,(你無法想像獅子像牛一樣抬起頭來。)也在頭部的形狀中可看出這一切-如果我們進一步觀察牛的整體形態,我們就會看到它實際上就是我會稱之為一個擴充的消化系統!消化的沉重令血液循環有沉重的負擔到這樣的程度,以致於它排山倒海壓倒了與頭部和呼吸相關的一切。牛全部都是消化系統。用靈界的眼力,將目光向上看到鳥,然後向下看到牛,真是無限神妙的體驗。

當然,無論人們將牛舉到多高,肉體上她永遠不會是一隻鳥。但是,如果我們可以超越母牛的肉體 - 首先將她帶入地球附近的潮濕空氣中,並轉化她的乙太形態變成與濕氣相對應的形態,然後,再往上升,將她帶到星芒界,然後在此星芒高處牛就會是鳥了。星芒層次它就會是一隻鳥。

你看,如果我們有天眼,那神妙的情形就會讓我們看到,我們就不得不說,高高在上的那隻鳥,正如我已說過的,它的星芒體從外起作用,作用在它的羽衣的造形方面,這種力量母牛已經體現在她的肉身,肌肉,骨骼中了。鳥類以星芒展現的部分在牛身上已變成肉體。這兩種動物在星芒特質的外觀上當然是不同的,但本來就是如此。

另一方面,如果我反轉這過程,讓鳥類屬於星芒的特質下沉,就會引起乙太和肉體層次的轉變,如此一來,老鷹就會變成一頭牛,因為在鷹之中的星芒特質,已經融入牛的肉體,融入這躺在地上消化的牛的肉體本質之中。因為是牛的消化過程的任務就是要發展出一種美妙的星芒特質。牛在消化過程中變得極為美麗。從星芒方面來看,在消化中,有一種極為美麗的東西。不過在俗世觀念中,庸俗的理想主義中,消化的過程乃是最低層次的。我們必須指出這真相並非如此,當從更高層次來看,天眼看到這個牛的消化過程,不但美麗,而且偉大,是一種漫無邊際的靈性本質的顯現。(未完下期續)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