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19年02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19年02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不曾想到的影響健康的…雷久南
《自然生活》
增加土壤碳匯減緩地球暖化 周妙妃
《預防之道》
重建骨頭的健康 Synergy公司資料 Dr Mitchell May 潘定凱譯
骨頭的康復分享… 美、瑞、玉、蓮、鳳、芬
《華德福教育》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一講(上)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專題報導》
要速度、還是要健康?-了解5G  January
《心靈湧泉》
切換邊緣腦的負面迴路創造喜悅的迴路邱麗惠 
《心得分享》
意念治療的力量 美興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二十五)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一)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台灣活動 雷博士主持》
41頁簡章
42頁報名表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
也許你想知道(二十五)—佛陀的過去與現在
也許你想知道(二十五)—佛陀的過去與現在

前期提要:身為太子的佛陀前幾次出城,見到了淨居天的天人變化成老、病的人而增強了出家的念頭。現在他又要出城遊走,王宮上下都分外小心,不希望太子更增強出家的念頭。

~~~~~~~~~~~~~~~~~~~~

那時淨居天的天王心裡想道:我先前在兩個城門變化成老人、病人,讓大眾都看見了,使得淨飯王生氣責罵隨從及相關部門。太子如今外出,淨飯王的制度嚴峻,我這次要變化成死屍,如果讓大家都看見了,會增加淨飯王的忿怒,必定增加懲罰,波及無辜。我這次所化現的事,就只要讓太子與優陀夷看見就好,其餘官屬便不會受責罰了。

思維之後,淨居天的天王便下來,化作死人,四個人抬著,用眾多香花,散布在屍體上,一家大小,哭號送行。

此時只有太子與優陀夷二人看見淨居天王變化的死人與送葬家人。太子就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時優陀夷因為有淨飯王的命令,就默然不回答。

太子這樣問了三次。淨居天王使出威神的力量,使優陀夷不知不覺地就回答說:「那是死人。」

太子又問:「死人是怎麼樣?」

優陀夷說:「所謂死,就是肉身漸漸毀壞,最後精神意識會離去,身體感官四肢都不再有知覺。這是人在世上,貪著聲色的欲望,愛惜錢財,辛苦經營累積財富,不知生死無常。如今一旦死去,父母、親戚、眷屬當然愛念。但命終之後,就好像草木無情般,世間的恩情好惡,都不再與此人有關係了。如此看來死去的人,真是悲哀啊。」

太子聽了,很為世人感到畏懼,又問優陀夷說:「應該不是只有這個人會死,其他的人也當然都會死吧?」

優陀夷回答說:「是的,一切世間人,都會這樣的,沒有因為身分的貴或賤而可以避免的。」

太子一向個性恬靜不喜放逸,如今聽了這樣的話,更不能安心,便輕聲對優陀夷說:「世間既然有死這樣的痛苦,為什麼世間的人們還是行為放逸,心如木石般不知懼怕呢?」

太子就令駕車的人將車駕回去。駕車人回答說:「前兩次出了城門,還沒有到園林就中途返回,使得大王深深怪罪,如今怎麼還敢這樣呢?」

那時優陀夷對駕車人說:「你說的對,的確不應該立即回去。」於是又往前行,來到園林之中。園中布滿香花幡蓋,演奏著各種器樂,眾藝女全都相貌端正,與天上的仙女彷彿沒有什麼兩樣。她們在太子跟前盡情歌舞,盡顯各種姿態,希望取悅太子。但太子此時心意安定不動,自己走到園中樹蔭之間,令侍衛退下,端坐思惟。想起以往曾在閻浮大樹下,遠離俗世欲界,得到第四禪天的定境。

此時,優陀夷走到太子那裡,對太子說道:「大王有令,讓我與太子共為朋友,如有得失,要互相令對方了解,朋友的原則,主要有三點:一是看見對方有過失,應勸諫使他知曉。二是看見對方有好事,應深深的與他一同歡喜。三是在困苦的時候,彼此不會捨棄對方。如今獻上忠言,希望不要責怪。太子你看,自古以來的國王們,以及現在的這些大王,全都享受過人間的色聲香味觸五欲之樂,然後才去出家。太子為什麼要棄五欲而不顧?況且人生在世,應順應人之常情,沒有說還沒有治國就棄國而去學道的。只希望太子享受五欲,生育子女,不使大王沒有後代繼承王位。」

太子回答說:「正如你所說。但我不願報效國家的緣故,並不是不知道五欲有它的快樂,只是因為懼怕老病生死的痛苦,所以對五欲不敢貪愛。你前面所說,古來諸王都先享受五欲,然後出家,這些王現在在哪裡呢?因為愛欲的緣故,有的在地獄道,有的在餓鬼道,有的在畜牲道,有的在人道、天道。因為有這樣的輪迴之苦。所以我才想要遠離老病生死之苦。你又為什麼要我去受這些輪迴的苦呢?」

那時優陀夷雖然竭盡辯才勸說太子,但仍不能使他回心轉意,也就退了下來。太子乃令車夫駕車回宮。眾藝女以及優陀夷全都愁雲慘霧,面色凝重,如同新喪了心愛的親屬一樣。太子回到宮中,悲哀之情又比平常更加嚴重。

回宮後,淨飯王召見優陀夷問道:「太子今天外出,可有歡樂嗎?」

優陀夷說:「出城不遠,看見一個死人送葬,也不知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太子與我同時看見。太子問我這是什麼人。我也不知不覺就回答說是死人。」

淨飯王於是問其他隨從:「你們都看見西城門外有死人嗎?」

隨從回答說:「我們都沒看見啊!」

淨飯王聽到大家這樣回答,就突然明白了,自己思維:如果只有太子與優陀夷二人看到,這乃是上天的力量,不是眾大臣的罪過,看來太子一定會像阿私陀仙人預言的那樣了。明白了這種情形,淨飯王心中升起極大的苦惱。只好每天都派人前去誘說太子,對他說這樣的話:「國家是你的,為什麼還要憂愁不樂呢?」淨飯王又令眾藝女,不分晝夜都要盡量取悅太子。

那時淨飯王雖然知道天力不可違,但仍然希望改變這情形,心中就想:太子前已經出了東南西三方向的城門,如今只有北門沒有出去,他不久必定又會要求外出,應當更加裝飾那裡的園林,使它更加華麗,不能有不如意的人事出現。有了這些想法,就傳令大臣去執行。

淨飯王又在心中許願:太子若出城北門時,只希望眾天神不要再示現不吉祥的事又使我的孩子心裡產生煩惱。許完願,淨飯王又令駕車人:「太子如果再外出,就讓他騎在馬上吧。讓他可以在馬上看見人民都光鮮亮麗。」

後來太子果然又向淨飯王請求外出游觀。淨飯王就令優陀夷以及其他官屬,伴隨太子共同出城北門。到了城外園林中,太子下了馬,在樹下休息,令侍衛退下,端坐思惟世間老病死這些苦。

那時淨居天王化作一個比丘,穿著袈裟,一手端著缽,一手執著錫杖,緩緩而行。來到太子面前。太子看見了,就問道:「你是什麼人?」

比丘回答說:「我是比丘。」

太子又問:「什麼是比丘?」

比丘回答說:「能夠打破生命束縛,不需要再來人間承受下一個肉體和相關的苦,這樣就稱為比丘。世間一切其實都是沒有固定的常性又脆弱危險。我所修學就的是遠離煩惱不再落入生死的聖道,不染著色、聲、香、味、觸,法,最後得到無為的境界,達到解脫的彼岸。」

說完這些話,他就在太子面前,顯出神通,騰空而去。

當時,隨從的官屬全都看見了。太子既然已經看見這個比丘,又聽他說了出家修行的種種功德,再加上他早已有不喜歡五欲的情緒,就自己誦唱道:「善哉!善哉!天上人間之中,只有這個是最殊勝的,我當決定修習這個道。」

說完這個話,太子就上馬回到宮中。那時太子心裡感到歡欣慶幸,想道:「我先前看見世間有老病死的苦,日夜都常常恐懼被這些痛苦所逼迫,今天看見比丘,令我有所領悟,解開了我的心結,為我指示了解脫的道路。」有了這些念頭,太子就滿心思維出家的因緣。

那時淨飯王問優陀夷:「太子今天外出,可有歡樂嗎?」

優陀夷回答淨飯王說:「太子外出,所經過的道路,沒有不祥的人事。到了園林中,太子獨自在樹下,遠遠看見一個人,剃除了鬚髮,穿著壞色的衣服,去到太子跟前說話,說完之後,騰空而去,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麼。太子於是下令騎馬歸來,那時太子看上去還很高興。回到宮中,才變得憂愁。」

淨飯王聽了這些話,心裡疑惑不已,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預兆,滿心懊惱,於是思維:太子顯然決定要捨家去學道,我已經為他娶了王妃,許久也沒有子嗣,我如今應該要耶輸陀羅想些辦法不使我國斷絕了後嗣,更要警戒不可讓太子在眾人疏忽下離家。想到此處,淨飯王便派人告訴耶輸陀羅他的想法。耶輸陀羅聽了淨飯王的命令,心裡十分慚愧,默默地回到太子身邊,行住坐臥都不離太子左右。

轉眼間,太子已經到了十九歲。太子心想:如今應該是我出家的時候,我要跟父王稟告。太子隨即起身往淨飯王的住所走去,太子行走的威儀就像是欲界的帝釋天主要去拜見地位更高的色界的大梵天王一般恭敬。近臣見狀連忙稟報國王:太子來到宮外候見。

淨飯王心裡隱隱約約感覺太子是要提出家的事,雖然他也歡喜兒子出家能成佛果,但更憂慮國家沒有繼承之人,在憂喜交集的情緒下,連忙接見太子。太子來到父王面前,大禮參拜完畢,說道:「父王。恩愛相會,終須別離。希望父王恩准我出家修行,能讓有著愛別離苦的一切眾生都能解脫老病死的苦海。還望父王准許不要為難。」

淨飯王聽罷太子的陳述,心裡痛苦不堪,好像是被威力無比的金剛杵摧毀了的大山一般,渾身顫抖,椅子也坐不住了。然後抓住太子的手,啼泣流淚,哽咽著許久都說不出話來。如此過了許久,才以微弱的聲音說道:「孩子。你應當要息滅出家修道的念頭。為什麼呢?你如今正當少壯,正是該主理國事的時候。而我們的國家也還沒有繼承人,你難道不能回頭替我想一想嗎?」太子見到父王如此悲傷流淚不准,只好暫時回到自己的住處,想著自己出家的事情,心裡憂愁悶悶不樂。

誰知就在這個時候,全國各大相師都在預言:「此時太子如果不出家,在七日後就會得到轉輪聖王位,能統一天下,轉輪聖王特有的七寶也會隨之在天下出現。」相師們也都來向淨飯王稟告說釋迦這個種姓就要大大興盛了。

淨飯王聽到這個預言,很是歡喜,就命令大臣:「你們聽到相師這樣說了嗎?要在太子所住宮殿四門外安排千名軍士日夜防守,並在城門周圍四十里處布置大量的軍隊巡邏,以防太子私自離去。」又通知太子妃耶輸陀羅和內宮中眾人,加強警戒心,在七日內務必不准太子離宮出家。如此安排之後,淨飯王又親自來到太子宮中,太子遠遠望見父王到來,連忙出迎,頂禮父足。淨飯王語重心長地告知太子:「當年阿私陀仙人以及各大相師預言你的未來,加上各種瑞相,我們也知道你不樂於塵世生活。但是,國家總要有繼承人,希望你為我留下一個孫子,我就不阻攔你出家。」

太子聽罷淨飯王的話,心中暗自思忖:原來父王苦苦留我於宮,是為了擔心國家後繼無人。想到此處,他就回答父王說:「是。兒臣聽命」即以左手一指太子妃耶輸陀羅的腹部,耶輸陀羅頓時覺得身體有異,自知有孕。淨飯王聽到太子的承諾,心大歡喜,心中暗自盤算:無論如何,太子在七日內也生不出孩子來。只要安身宮殿七日,轉輪王的王位自然加於太子身上,太子無論如何也不能夠出家了。於是,淨飯王就安心回宮。

待父王走遠後,太子暗自思維:我如今十九歲了。今天是二月初七,如今我父王的願望已經達到,出家的因緣已經具足了。

想到此處,太子隨即進入禪定,身上放射出光明,照到四天王的宮殿並遠達淨居天的天宮。而這光明是人間的人無法見到的。見到這光明的天人都知道太子出家的因緣已經具足,紛紛來到人間頂禮太子的雙足,然後說到:「您從無量劫以來的修行,如今終於功德圓滿。」

太子答道:「是的。然而我父王戒備森嚴,想走也沒辦法。」

諸天人回答「我們會想辦法讓太子順利出去。而且沒有人會知道」那些天人隨即用神力,讓守護人員全部昏昏沉沉,倒下睡去。

當時,耶輸陀羅做了三個怪夢,一個是夢見月亮掉到地上,二是夢見自己的牙齒落下,三是自己的右臂不見了。於是被嚇醒了,在驚嚇中,忙把剛才的惡夢告訴了太子:太子說道:「那月亮還在天上,牙齒正常,右臂也還在。由此可見,夢境都是虛幻不實的。沒事,不要怕。」

耶輸陀羅想了一想,說到:「我覺得這是您要出家的徵兆?」

太子於是回答說「你安心睡吧,別擔心,否則會有不祥的事情發生。」。

耶輸陀羅聽罷太子的言語,又安心地進入了夢鄉。

太子隨即站起身來,看到王妃與宮女都睡去,如同無知的木頭人,有的枕著樂器,有的相互枕著同伴的身體。有的嘴角流著口水,有的鼻子流著鼻涕。此時太子的天眼開了,再仔細一看,發現所謂的美女原來不過個個都是由頭髮、手腳、腦髓、骨頭、牙齒、頭顱骨、皮膚、肌肉、筋、脈、脂肪、血液、心、肺、脾、腎、肝、膽、腸、胃、屎、尿、涕、唾等等污穢組合而成,外面雖被一層好看的皮膚包裹著,裡面則裝滿了腥臭汙穢物。整個身體毫無奇特之處。平時都是靠著把種種香料塗抹在身上,才聞不到臭穢之處。再裝飾以種種花綵,看不到醜惡之處。就連這種裝飾出來的年輕貌美,也都是跟時間借來的,無論維持多久都是要還的,不可能長久。就算是能夠活一百年,睡覺也消耗一半的時間。在活的日子裡,憂惱多,快樂少。世人為什麼天天面對這樣的現實卻能視若無睹,不想覺悟的貪著男女之欲?我現在要學習古佛的行為,遠離這種種能夠吞食一切有情的火坑。

想到此處,時間已經到了當晚下半夜,淨居天的天王和欲界諸天的天王與天人都來到太子宮殿的上空,用天音告訴太子:「太子。宮內宮外的眷屬都已經昏睡,此時此刻正是出家的最佳時刻。」

太子聽到諸天的言語,隨即來到車夫車匿的住所。天人的神力,令車匿甦醒。太子對他說:「車匿,你趕緊去把我的坐騎揵陟牽來。」

車匿一聽,渾身發抖,心裡猶豫著。一是不敢違背太子的命令,二是害怕國王嚴令會要了他的性命。思考再三,流著眼淚稟告太子:「大王嚴令,不敢違背。況且今日不是要出去遊觀,也不是要去打仗降服敵人,為什麼要三更半夜騎馬出去呢?」

太子說到:「我今日是為一切眾生降服煩惱大賊,你不要違背我的命令。」

車匿一聽,就大聲號哭,想引起王妃與宮內眾人的注意,太子要出去了。可是由於諸天神力的緣故,大家繼續昏睡。車匿只好牽出揵陟。那揵陟此時也發出哀鳴。太子就上前與車匿和揵陟說道:「一切世間的恩愛,都終究要分離。世間的一切,其實都還容易解決。出家的因緣,則是很難成就的。」

車匿聽了,默然無言。靈馬揵陟,也就不再哀鳴。

太子見天色已經微明,於是放射出莫大的光明射向四面八方。揚聲說道:「過去諸佛,出家的修行方法,我今日依然如此。」於是諸天手捧著馬的四腳,還有車匿,忉利天主釋提桓因手執寶蓋隨後,天人並令王城北門自動不聲不響地開啟。太子從城門出來,諸天在天上讚嘆隨從。

太子此時立下誓願:「如果不能夠斷除生老病死的憂悲苦惱,我誓不回王宮。如果不能夠成就無上正等正覺,不能夠講經說法普渡眾生,我誓不與父王相見。如果不能夠斷盡一切人間的恩愛之情,我誓不回城見養母阿姨摩訶波闍波提及妻子耶輸陀羅。」

虛空中眾天神聽罷太子的誓言,齊齊贊道:「善哉善哉。一定能夠如願。」等到曉日初昇,太子一行已經離開王城一百二十里了。諸天護送的工作到此完畢,就從空中隱去了。

(未完,下期續)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