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21年02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21年02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人的愛結合天靈地氣帶給地球生機的農耕雷久南
《預防之道》
北極圈加慈悲真言的用法雷久南
《自然生活》
永續生活六招式周妙妃
堆肥小冊(四)堆肥六要素 周妙妃
《書籍介紹》
靈魂的歷程與歸宿(四)俞靜靜
《心得分享》
神奇的大樂之光黃惠株
《華德福教育》
教師實作指南史丹勒博士主講 潘定凱翻譯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三十四)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九) 一人類與宇宙的關係(9)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九) <p>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九)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九)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九)

人類身為宇宙創造力的交響曲

第二部

世界現象與世界生命的內在連繫

你瞧,鳥兒呼吸,並且是用我告訴你的那種方式使用著空氣。蝴蝶則完全沒有用所謂的高等動物-這些實際上並不是較高等動物,只是體積更大而已-才有的器官來呼吸。實際上,蝴蝶僅通過那從其外殼向內延伸的管子來呼吸,並且這些管子有些膨脹,在飛時可積聚空氣,因此在飛行中不會給蝴蝶帶來一直需要呼吸的不便。

蝴蝶都是通過這些進入其內部的管道呼吸。因為如此,所以它可以將空氣中的光,與它所吸入的空氣,一起吸入到整個身體內。在此處,也可以發現一個很大的不同點。

讓我們用圖來表示。你想像一種有肺的較高等動物。氧氣進入肺部,在肺中它與血液在那通過心臟的過程中結合在一起。對於這些大體積的動物以及人類而言,血液必須流入心臟和肺部才能與氧氣接觸。

而蝴蝶的情形,我則必須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繪製該圖。在這裡,我必須用這種方式畫:如果是蝴蝶,到處都是管子向內穿入;然後它們會更廣泛地分支。現在氧氣進入所有地方,並通過管道擴散出去,所以空氣穿透到全身。

對我們和所謂的高等動物而言,空氣到達肺部就是空氣。對蝴蝶而言,外部「空氣」及其中「光的內涵」,都被分散到整個身體內部。鳥兒是將空氣擴散到其空心骨頭中。蝴蝶則不僅在外部是光的生物,而且還會將空氣中攜帶的光擴散到其整個身體的各個部分,因此蝴蝶在內部也是由光組成。正如我可以將鳥描述為溫暖的空氣一樣,所以蝴蝶實際上完全是由光構成的。它的身體也是由光組成。對於蝴蝶來說,溫暖實際上是負擔,是行李。它完全只在光中飄動飛舞,並且它只用光建造進入了身體。當我們看到蝴蝶在空中飛舞時,我們必須真正看到-只是光的生物在飛舞,光的生物在揮灑色彩中歡欣鼓舞。其他一切都是衣服,是行李。我們必須了解地球上的生物的真正內涵,因為外表是騙人的。

圖一  高等動物(左)與蝴蝶(右)呼吸系統的差異

今日有些人會將從東方智慧中學到的稱這世界為「幻境」的說法,以某種膚淺的方式重複。但是稱這世界為「幻境」真的並沒有任何隱含的意義,我們必須洞見「為什麼」它是幻境的詳情才有意義。當我們知道鳥類的真正本質根本不是從外部看到的情形時,看到它是溫暖空氣的生命時,我們才是明白了為何說是幻境。蝴蝶根本就不是外表看起來的樣子,看起來在空中飄動飛舞的其實是光的生命,實際上是在揮灑色彩中充滿喜悅的生命,在那揮灑色彩中,藉著蝴蝶的翅膀升起的,經由塵世的塵質充滿了色彩的元素,就進入了其靈性化的第一階段,一步一步地進入靈性宇宙,進入靈性的大太空。

你瞧,我們此處有兩個層次:蝴蝶-地球環境中的「光乙太」的居民,和鳥-「溫暖乙太」的居民。然後是第三層次。當我們下降到空氣中時,我們來見到另一些生物,在地球進化的某個時期根本就不存在。例如,在月球尚未與地球分離,仍與地球一體的時候。在這裡,我們來見到的那些生物,當然也是空氣中的生物,它們活在空氣中,但實際上已經受到地球特有的「重力」的強烈影響。蝴蝶完全不受地球重力的影響。它在「光乙太」中喜悅地飄動飛舞,並感覺自己是乙太的創造物。鳥類通過將溫暖的空氣注入其中而克服了重力,從而成為溫暖空氣的生命-溫暖的空氣就被冷空氣帶上空中。鳥也就克服了地球重力。

那些由於其起源而必須仍然生活在空中但無法克服地球重力的生物,因為它們沒有空心的骨頭,而是充滿骨髓的骨頭,而且還因為它們沒有像鳥一樣的氣囊-這些生物就是蝙蝠。

蝙蝠是動物生命群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們沒有體內的結構克服地球的重力。它們不像蝴蝶那樣擁有「光」的輕巧,也不像鳥一樣具有「溫暖」的輕巧。他們要服從地球的重力,在肉體和骨骼中體驗著自己。因此,蝴蝶所構成的元素,它的整個生命領域-「光」的元素-與蝙蝠不相容。蝙蝠喜歡黃昏。蝙蝠必須利用空氣,但是它們最喜歡的是當空氣不是光的承載者的時候。它們臣服於黃昏。它們是名副其實的黃昏生物。蝙蝠能在空中浮起,是因為它們擁有某種類似於誇張漫畫的蝙蝠翅膀,從真正本質上說,它們根本不是翅膀,而是伸展開的薄膜,它們那修長手指間伸展開的膜,像是一種降落傘。藉著這些,它們可以維持浮在空中。它們藉著與重力有關的東西來對抗重力-像是反重力-從而克服了重力。不過,藉著這種方式,它們被完全束縛在地球重力領域。我們永遠不可能僅根據物理、機械定律來建構蝴蝶的飛行,也不可能建構鳥的飛行。永遠搞不對的。要做出來,我們就必須要引用一些其他的建構法則。但是蝙蝠的飛行,你當然就可以根據地球的動力學和力學進行建構製造。

蝙蝠不喜歡光,不喜歡充滿光的空氣,最多可接受暮光。蝙蝠與鳥類的區別還在於,鳥類在四望時,總是會看到空氣中的東西。甚至禿鷹在偷抓羊的時候,是從上方感知到這隻羊,就好像它在光的範圍的盡頭,就像塗畫在地上的東西。差別其實很大,這不只是看的行為,這是一種渴望。如果你真的看到禿鷹朝著羔羊的方向飛行,那你會感知到的是一種名符其實的意圖、意志、渴望的動力。

蝴蝶則是看到地球上的一切像是鏡中影。對蝴蝶而言,地球就是一面鏡子。它在其中看到了宇宙中的一切。當你看到一隻蝴蝶在四處飛舞時,你必須想像自己無視於地球,因為地球對它來說只是映照宇宙的一面鏡子。鳥類也沒看到屬於地球的一切,但是它可以看到空中的一切。蝙蝠只能感知它穿越或經過的東西。而且由於它不喜歡光,所以所見一切都令它不愉快。因此當然可以說,蝴蝶和鳥以非常靈性的方式在看。第一個從上方淪落到下方的生物,必須以塵世的方式來「看」,卻被這個「看」不愉快的影響了。蝙蝠不喜歡看,結果就是它對所看到的東西有一種與生俱來的恐懼,不想看到。因此,它想跳過一切。它必須看,但又不願意這樣做,因此它到處都在試圖躲過。因為它只想躲過一切,所以它非常想要聆聽。蝙蝠實際上是一個不斷聆聽自己飛行的生物,好像唯恐此飛行要滅絕了。

只要看蝙蝠的耳朵。你就可以從他們那兒看到它們靈敏聽著對世界恐懼。所以這就是蝙蝠的耳朵-是非常出色的結構,靈敏聽著逃避世界、對世界的恐懼。你瞧,這一切,唯有將蝙蝠放入我們剛剛所說的框架中來研究時才能理解。

在此處,我們必須進一步添加一些內容。蝴蝶不斷地將靈性化的物質賦予宇宙。這是土星影響力的寵兒。現在,請回想我如何將土星描述為我們行星系統「記憶」的偉大載體。蝴蝶與為我們的星球提供記憶的這件事息息相關。就是「記憶思想」活在蝴蝶中。鳥類-這我也已經講過-完全是頭部,當它飛過世界空間充滿溫暖的空氣時,實際上就是「活的、飛翔的思想」。我們內心的思想-這也與溫暖乙太連結一氣-就是我們內在的鳥本質、鷹本質。鳥是飛翔的思想。但是蝙蝠是飛翔的夢-宇宙的飛翔夢之圖像。所以我們可以說:地球被一張蝴蝶網包圍著-這就是宇宙記憶,被鳥類的王國包圍著-這就是宇宙思想;被蝙蝠包圍著-它們就是宇宙的夢,宇宙的夢境。實際就是宇宙的飛翔夢,以蝙蝠的外貌颯颯飛過太空。如同夢愛著夜暮之光,宇宙把蝙蝠送入太空就是宇宙也愛著暮光。「記憶」的持久思想,我們看到這就體現在「蝴蝶帶」環繞著地球。而「現在這一刻」的思想,我們看到這就體現在「鳥帶」環繞著地球。地球環境的夢,我們看到這就體現在蝙蝠的飛來飛去。如果我們深深進入蝙蝠的外形,你肯定會感覺到蝙蝠的外形與夢之間有多少的親密感!我們看到「蝙蝠」時難免會有這樣的想法升起:我一定是在作夢,真的不應該有這種東西,是如此在大自然的其他創造物之外的東西,就像「夢」是在日常的「物質實相」之外的東西。

圖二 蝴蝶、鳥、蝙蝠在地球上的角色與宇宙的關係

總結起來,我們可以說:蝴蝶在其一生中將靈性化的基質送入了靈界。鳥則是死後送出。那,蝙蝠是做什麼?蝙蝠在其一生中會散發出靈性基質,特別是存在於其分開的手指之間的伸展薄膜中的靈性化的基質。但並沒有把它交給宇宙。它揮灑入地球的大氣層。因此,可以說,粒粒如珠的靈性的在大氣中不斷地升起。

因此,我們發現大地被蝴蝶不斷流出的閃爍靈性物質所包圍,並閃爍著死去鳥類傳來的火花。還有,流回地球的,我們發現了一塊塊蝙蝠散發出靈性化的特殊空氣中的隔離區塊-那些是當人們看到蝙蝠在飛行時,揮灑出的靈性形貌。事實上,蝙蝠身後總是有個像彗星一樣的尾巴。蝙蝠散發出靈性物質。但是它沒有向地球外發送,而是將其灑回地球的物質基質。它把它灑回空中。正如有人可用肉眼見到,蝙蝠在四處飛舞,有人也可見到這些蝙蝠在空中飛舞發散的相對應的靈性形貌。它們在空氣的空間中颯颯飛過。我們知道空氣由氧氣,氮氣和其他成分組成,但不只如此。它也包含了蝙蝠發散的靈性氣息。

聽起來也許奇怪、似非而是,蝙蝠這個的夢軍團送出小小的幽靈鬼怪進入空氣中,然後它們會凝聚成一大塊物質。在地質學中,有物質在地下,是如稀飯般的軟軟石頭漿,被稱為岩漿。我們也可說在空中在空氣中也有靈性岩漿,是蝙蝠散發出來的。

在多數人是本能天眼的古代,人們非常容易受到這種靈性岩漿的影響,就像今天許多人,容易被物質本質的東西(例如難聞的空氣)所影響。當然,這可能聽起來有些鄉巴佬,但在遠古的本能天眼時代,人們確實容易受到空中殘留的蝙蝠氣氛的影響。

他們會保護自己免受此侵害。在許多密教中,有一些特殊的方劑可以讓人們在內武裝自己,這樣蝙蝠殘留氣息就無法影響它們。因為身為人類,我們不僅吸入空氣中的氧氣和氮氣,而且還吸入蝙蝠的這些散發物。然而,現代人對保護自己免受蝙蝠留氣息的侵害並不感興趣,雖然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對難聞的氣味高度敏感,但可以說,他們對蝙蝠的散發物非常不敏感。真的可以說,他們吞下了這些東西,卻沒有絲毫的排斥感。那些非常謹慎的人也會吞下我所說的那種東西,真是非比尋常。無論如何,這也進入了人類。當然,它不會進入肉體或乙太體,但會進入星芒體。

是的,你看,我們在這裡找到了偉大的關係。啟蒙科學在各處都指向內在方面的關係。這種蝙蝠殘留物是我在講座裡描述的「龍」中最渴望得到的營養。

(譯註:博士在一九二三年九月廿七日於奧地利維也納,在講到大天使「麥可」(Michael)的生日時說,麥可是宇宙神聖共同意志的守護者,代表了人類的高等意識。而「龍」是想提早解放未成熟的人類自由意志的領導者,代表了人類的低等意識。當然,人類要降到有自由個別意識的「物質界」乃是必然,但是人類也必須在物質界學習用大我的高等意識去降伏小我的低等意識,才會進化到高等意識-也就是天使的層次而不是落入充滿了動物慾望的層次。這個宇宙影像就成為西方傳說的大天使麥可降伏龍或撒旦的傳說。)

但是,必須首先讓人類吸入這種蝙蝠殘留物。當人讓自己的本能被蝙蝠的這些散發物所充滿時,「龍」就在人類本質中找到了最可靠的立足點。在那兒它們就會翻騰擾動。龍以它們為食,並且成長-當然,這是指在靈性上的-從而控制人,以最多重的方式控制人。這是現代人必須再次保護自己的地方:這種保護應該來自講座裡所說的現代版的「大天使麥可與龍之戰」。當人們如講座中所述讓自己進入麥可的脈動時,內在的力量就增強,這是他抵御龍所渴望的營養的安全護甲。這就是他對抗大氣中不正當的蝙蝠散發物的一種保護。

如果一個人有意志力要穿透進入這些內層的「世界關係」中,那麼就不能逃避面對其中所包含的真理。因為今日普遍接受的尋求真理的形式根本不會走到真相,而是最多走到比夢還不真實的境地。「現實真相」必須要在認同「物質存在」與「靈性存在」是交織在一起的領域中才能找到。正如本講座在這裡所做的那樣,只有研究和觀察到現實真相,我們才能找到通往現實真相的道路。

在一切美好事物和邪惡事物中,都會有其他的(靈性)生命群以某種方式存在。萬物在世界連結關係中都安排妥當,以致於它與其他生命群的關係是可以被認出的。對於唯物的人而言,蝴蝶飛舞,鳥飛行,蝙蝠滑翔。但這真的就像經常會發生在不是很有藝術氣息的人身上的情形,在他房間的牆壁上掛著各種不搭配、沒有內在關聯的畫作。因此,對於一般的自然觀察者而言,飛過世界的各種動物也沒有內在關聯。因為他看不到。但是,宇宙中的所有事物都有其自己的位置,因為就從這個位置,它就與宇宙整體具有關聯。無論是蝴蝶,鳥類還是蝙蝠,在世界秩序中一切都有其自身的意義。

對於今日想要嘲笑的人,讓他們嘲笑吧。人們在嘲笑的領域早已經鼎鼎大名。著名學者早已宣稱過,流星石不存在,因為鐵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等等。那麼為什麼人們不應該嘲笑我們今天說的蝙蝠的功能呢?然而,這些事情不應該令我們脫離了「讓我們的文明充滿靈性真相的知識」的任務。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