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光雜誌2019年05月目錄
琉璃光雜誌2019年5月目錄
《創辦人的話》
愛你的肝寶寶,防老發福雷久南
《養生智庫》
旋環救你家的那一位雷久南
《自然生活》
與植物靈溝通的農耕與探測法 琉璃光編輯部
《心靈湧泉》
印加巫士的智慧洞見邱麗惠 
《華德福教育》
人學-華德福教育基礎課程第十一講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專題報導》
火力發電的廢氣汙染   于靜靜
《心得分享》
自然療法真好   戴菊英
全光譜色彩療法治癒了黃斑部水腫  王信介
《也許你想知道》
佛陀的過去與現在(二十六) 潘定凱
《未來醫學》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二)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史丹勒博士主講、潘定凱譯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二)-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未來的醫學與古文明醫學的交會(五十二)

人類與宇宙的關係

人類身為宇宙創造力的交響曲

第一部

宇宙狀況,地球狀況,動物界,和人類之間的關係

第一講(2/2)

史丹勒博士講於1923.10.19日



獅子沒有達到這種靈性層次,更不用說鳥了。鳥類的消化過程幾乎完全是肉體性的。人們當然會在鳥的消化系統中找到乙太體。但在星芒方面,其消化過程中,會發現很少,可說幾乎沒有一點星芒特質。另一方面,在牛的消化過程中則顯現了某些東西,從星芒特質來看,是非常驚人的,它顯現了整個世界。

而現在,如果我們希望看一下人類的相似之處,再一次找尋與在牛身上發展出來的東西與人類之間相對應的關係-星芒特質的肉體顯現,我們就會在人類身上發現這一點-他的消化器官和它們的延續體(肢體系統)與他身上其他的組織,是和諧的調整交織與其中了。所以,事實上,我在高空中看到的鷹,我在獅子的身上看到這動物在它身邊的空氣中得到的歡喜快樂,還有我看到的某些動物與地球力量結合一體,將這力量運作投射到它的消化器官中(這是當我不看高處而看深處時,並將我的理解針對於牛的本質與本性,就會看到這情形)這三種形態的生命,我發現它們在人類之中是和諧的相結合了,成為一種互惠的平衡。我發現變形的鳥類在人類頭部,變形的獅子在人類胸部,變形的母牛在人類的消化系統以及四肢系統-不過,是自然力變了形的,大大的轉化過了的形態。

今日當我們思考這些事情並明白了人類實際上是從大自然整體中誕生的,他就像我所指出的那樣帶著整個大自然於自身之中。他帶著鳥界,獅子界,根本的牛的生命在他的身內。然後這些分離的各部分就可以表達在這句有點抽象的句子中:人是一個「小世界」。他確實是一個小世界,大世界在他之內。所有生活在空中的生物,以及那在地球表面上的動物,它們的特殊元素就是在它們周圍循環的空氣,以及那種動物它們的特殊元素是在地球表面下面,是以重量的力量來表現-所有這些都在人類中共同作用成為一個和諧的整體。因此,人類實際上是鷹,獅子,和公牛或母牛的合成。

當我們經過用比較現代的靈性科學的研究再度發現這一點時,我們就會對那些古時的,本能的,天眼的洞察力所看到的宇宙的說法非常的尊重了。例如,人們就會非常尊重那強大的想像力,就是說人類是由鷹,獅子,牛所組成,並且按照正確的比例,和諧的共同的構成了人類的整體。

但是在我進入下一步之前-這可能是明天-來討論圍繞著鷹,獅子,和牛身邊交織的力量所帶來的不同的脈動,我想要先談談人類內在生命與外在宇宙之間的另一種對應關係。

根據我們已知的一切,我們現在可以再進一步。當人類頭部要尋求與其性質相符的東西:它必須將目光向上指向鳥類界。如果我們要了解人類的胸部的秘密-心臟跳動,呼吸-是大自然奧密中的一項秘密,目光就必須轉向獅子的本質。人若要了解他的消化系統,就必須從牛的體質,組織中去尋求了解。但在他的頭部中,這是他的思想的承載者,他的胸部是它感受的承載者,他的消化系統是他的意志的承載者。因此,在他的靈魂本質中,人也是一種思想的形象,這種思想藉著鳥兒穿梭編織於世界中,並藉著鳥兒的羽衣表達出來。那圍繞著全世界的感受則是在獅子身上發現-在它的心跳和呼吸平衡的生命中發現。然後,還有一點,雖然在人類中更溫和,但也確實代表了勇氣的內在品質-希臘語(Coeur de Lion,「偉大靈魂」的品質就是獅子的勇氣)就有用這個字,來代表心臟和胸部的品質,也就是人類內在的勇氣品質。如果人們希望找到他的意志脈動,當他給予它們外在的形式時,主要與新陳代謝有關,他就必須把目光轉向牛的身體形態。

今日聽起來怪誕或矛盾的事,對於一個完全不了解世間萬物關係的時代,這些說法似乎都是瘋言瘋語,但它確實包含了一個來自古老文化習俗的真理。聖雄甘地-現在被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在一本令人相當不愉快的書中錯誤的呈現給世人。講到聖雄甘地,他當然有向外發起活動,但他同時也與印度人民為一體,有點像十八世紀的理性主義者,反對著古代印度教-但令人驚訝的是,在他那理性化的印度教中,甘地保留了對牛的尊崇敬拜。聖雄甘地說,這是不容忽視的,如你所知,他因為在印度的政治活動而被英國人判處六年徒刑。他仍然保持著對牛的尊崇。

這些如此堅強地在靈性文化中保留下其地位的事情,只有在人們意識到它們內在的聯繫時才能理解。當一個人真正知道反芻動物-牛-之中埋藏的巨大秘密時,還有如何在其中尊崇它那崇高的星芒特質,只是這特質落入了塵世,只有落入塵世後才變得低等,知道之後才會理解這些事。這樣的事情就使我們能夠理解印度教中對母牛的宗教崇拜,這是那些理性主義和智識性的觀念將永遠無法讓我們理解的。

因此,我們看到如何能在宇宙的外在之中,也在小宇宙-人類之中,找到相對應的意志,感受,與思想。

不過,在人類中還有著各種其他力量,在自然界中也存在各種其他力量。所以現在我必須請你考慮一下這個後來變成蝴蝶的生物所經歷的變形。

你知道蝴蝶會產卵。卵中出來的是毛毛蟲。卵包含了所有後來變成蝴蝶的原始精華。毛蟲是從卵中出現進入了陽光放射的空氣中。毛毛蟲就是進入這樣的環境。因此,你必須觀想毛毛蟲如何真正的活在那陽光照亮的空氣中。

在這裡,你必須想想當你晚上躺在床上並點燃燈火時會發生什麼事,飛蛾飛向燈火,並在燈火死去。這種光運作在飛蛾身上,令它自己在光中尋找死亡。在這裡,我們就看到了一個關於光對生命運作行動的例子。

現在,這隻毛毛蟲-我今天只會簡明講這些事情;明天和後天我們會講得更詳確-毛毛蟲不能上升到光源處-太陽,投入其中,但它想要這樣做。它想這樣做的願望和飛蛾一樣強烈,蛾會將自己投入到你的床頭燈的火焰中,並在那裡遇見它的死亡。蛾是將自己投入火焰中並在物質的火焰中死亡。毛毛蟲同樣熱切地尋找火焰,火焰從太陽照向它。但它不能投入太陽,不過向著溫暖,向著光明,仍然以靈性的方式留在毛毛蟲之中。太陽的整個行動對毛蟲起作用,是一種靈性活動。這條毛毛蟲,它遵隨著太陽的每一道光線,白天它伴隨著太陽的光芒。就像飛蛾立刻將自己投入火焰中,將整個蛾的物質交給光,毛蟲是將其毛蟲物質緩慢地編織入光之中,在夜間停頓,白天編織,吐絲和編織自身的整個繭。在繭中,在繭的線中,有著毛毛蟲在陽光盛照的情況下吐出絲編織入繭的自身物質。而現在這已經成為繭的毛蟲在它的自身的周圍就已經有了已經融入了太陽光線的自身物質,它已經將陽光融入自身。蛾在物質的火中迅速燒盡。毛毛蟲則是犧牲自己,將自己投入到陽光之中,並且一下又一下的將陽光織繞全身。如果你看著蠶的繭,你就是在看著編織的陽光,差別只在陽光是經過蠶本身的物質體現出來。現在它棲息的空間是向內封閉的。從某種意義上說,外部陽光已被克服。我在描述德魯伊神秘事物時所提到的那部分陽光,︹*在一九二三年9月11日對歌德館的工人的講座中。也可參見《意識的演化》(The Evolution of Consciousness),講座8和9。︺就像進入環狀列石中(cromlechs-譯註-環狀列石是目前在世界各地都有的巨石排列的古蹟,不過目前歷史和科學都尚未知是誰和為何建造的,史丹勒博士是說,這些巨石是在人類還沒有曆法的時代,啟蒙的德魯伊教士站在巨石於陽光下的陰影中,可以直接感知到宇宙中傳來的太陽與月亮與地球之間的關係的訊息,例如何時該為某種農作物播種等訊息),現在在繭裡面了。太陽以前發揮了它的力量,導致蠶吐絲造繭,現在則將力量施加在內部,從繭內創造出未來會出現的蝴蝶。然後整個週期又重新開始。此處你是按順序分離出了在鳥蛋中被壓縮的過程。

若將這整個過程與鳥類產卵時的情況進行比較,在鳥類本身內部,也是要經過一個變形的過程,在卵周圍形成白堊蛋殼。陽光的力量利用了白堊物質將蝴蝶中分離的卵、毛蟲、繭等程序壓縮到一起去了。所有這些過程都被壓縮成在鳥卵上硬殼在卵的周圍成形。經過將這些分離成不同階段的過程壓縮在一起,鳥的整個胚胎發育就不同了。所有這些直到第三階段的程序都在鳥類內部完成了,但蝴蝶則分為卵的成形,毛蟲成形,蛹成形(或蛾的繭成形),因此所有程序都可從外看到,直到蝴蝶從蛹中爬出來。

當我們現在在星芒層次追隨這整個過程時,會看到什麼呢?那就是,鳥類的整個成形過程代表了人類的頭部,形成思想的器官。蝴蝶代表什麼呢,蝴蝶在胚胎形成的過程是如此格外的複雜我們發現蝴蝶代表了頭部功能的延續,它代表了頭部力量在伸展開來到人的全身。此處在整個人類身上發生一件事情,對應於一項自然界中的過程,但與鳥類的成形過程不同。

當我們考慮人類的乙太和星芒體本質時,我們在人體頭部有一些與卵的形成非常相似的東西,只是變形了。如果我們只有頭部的功能,我們就應該只會形成短暫一時的想法。我們的思想不會深深沉入我們的內心,整個人類都參與其中,然後又以記憶的方式升起。如果我看著因為外在世界而形成的瞬間想法,然後仰望老鷹,我會說:在鷹的羽衣中,我看到外面有自己思想的體現,在我內心,這些仍然是思想,但只是暫時的想法。但是,如果我把我內心埋藏的東西看作我的記憶,我會發現一個更複雜的過程。在肉體的深處,雖然鐵定是以靈性的方式,有一種卵子成形的過程在發生。在乙太層次中,這當然代表了一些完全不同的東西,在其外部肉體方面類似於毛蟲的成形。然而,在星芒體層次中,以內部而言,它類似於蛹的形成,繭的形成。當我有一個喚起我思想的感知時,那些鬆開,彈出的東西,就像那個想法向下擠出來它就像蝴蝶生蛋一樣。這發展類似於在毛毛蟲身上發生的事,乙太體中的生命將自己供養給靈性之光,編織著思想,就像一個內在的星芒體繭網,記憶從中滑出。如果我們看到鳥兒的羽衣展現了瞬間的思想,那麼我們必須看到蝴蝶的翅膀,閃爍著色彩,以靈性的方式展現著我們的記憶思想 。

因此,我們環顧四周,感受到大自然是如此的與我們有巨大程度的關係。我們在飛行的鳥類中想著、看著思想的世界。我們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振翅飛翔的蝴蝶身上,看到了,我們的記得,我們的記憶,看到了記憶影像的世界,活在我們之內。是的,人類是一個微世界,在其中包含了外面大世界的秘密。事實上,我們內心所感知的東西-我們的思想,我們的感受,我們的意志脈動,我們的記憶影像,當我們從另一方面去看,從外在去看,從大宇宙的觀點去看,都可以在自然界中再次認出它們的蹤跡。

這就是為了要看到現實。這種現實不能僅僅通過思想來理解,因為對僅是思想而言,現實只是一種漠不關心的產物。這種思想只堅持了邏輯。但這同樣的邏輯卻可以證明現實領域中最矛盾的事物。為了使這一點顯而易見,讓我以一個故事來結束講題,這也會有助於作為我們明天的講題的橋樑。

非洲黑人的法拉塔斯(Felatas) 部落,有一個非常美麗的寓言,從中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從前有一次,獅子,狼和鬣狗開始旅行。他們抓到了一隻羚羊。其中一隻動物將羚羊撕成碎片。三個旅行者都是好朋友,所以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將已被分解的羚羊均分吃掉。首先,獅子對鬣狗說,「你來分吧。」鬣狗有他的邏輯。他是不殺活動物而吃死動物的。他的邏輯自然地取決於他的勇氣,或者說是他的怯懦。根據這種或多或少的勇氣,他以不同的方式面對現實。鬣狗說:「我們將羚羊分為三等份-一份給獅子,一份給狼,一份給我。」於是獅子跳到鬣狗身上並殺死了他。現在鬣狗不在了,分享羚羊的問題還沒解決。所以獅子對狼說:「看,親愛的狼,現在我們必須以不同的方式分享它。你來分吧。你會怎麼分?」然後狼說,「是的,我們現在必須以不同的方式分配它;它不能像以前一樣平均分享。當你除去鬣狗時,你身為獅子必須得到第一份,如鬣狗所說,不論如何,第二份當然也是你的,剩下的第三份也必須是你的,因為你是所有動物中最明智和最勇敢的。」這就是狼分配它的方式。然後獅子說,「誰教過你這樣分的?」狼回答說:「鬣狗教我的。」所以獅子沒有吞掉狼,但是,它按照狼的邏輯,把三份都吃了。

是的,數學,這種智識元素,在鬣狗和狼中都是一樣的。他們將羚羊分成三份。但他們以不同的方式應用這種智力,這種計算力於現實上。因此,命運也不同了。鬣狗被吞了,因為他對現實的分贓原則的應用方法與未被吞噬的狼不同,所以結果也不同。因為狼把他的邏輯與鬣狗的邏輯關聯到另一個現實-他甚至自己說了這是鬣狗教他的 。他如此地把現實關聯起來,使獅子不再感到非得把狼給吞了不可。

你看,鬣狗邏輯在第一種情況下有一個結果,鬣狗邏輯也在狼之中,但是在它對現實的應用中有所不同,於是智力邏輯元素因為應用的方法會導致一些完全不同的結果。

因此,所有的抽象事件都是如此。你可以用抽象觀念應用於世上萬物,不論你根據這種或那種方式將它們與現實關聯起來都可以。但是,我們必須能夠深入洞察現實,例如人類在大宇宙和小宇宙的對應關係。我們必須不是只用邏輯來研究人類,而是在某種意義上,一定要將智力主義引入世上的藝術元素,否則這種理論永遠都無法實現。但是,如果你成功地將智力主義的變形轉化為藝術性的理解,並且能夠將藝術發展成為知識原則,那麼你就是以人類的方式,而不是一般的直接從自然界觀察的方式,在大宇宙中在大世界中發現了人類的內在。然後你就會真實而真正地發現人類與大世界的關係。


本期目錄 上篇文章